十八想改名叫二十

大概是个文手
文章由于个人原因禁止转载
杂食、任性、爬墙很快
三观不正
更新随缘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全是坑
唠唠叨叨把老福特当微博用
爱看看不看走

【扉泉】我死而无憾

本来是叫《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限定一日的秀恩爱》的……但优司写了一半受了刺激不肯写了,所以后来就由十八来接手了……嗯,你们懂的,有点报社……

差不多是下午茶的时候,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正坐在同一家甜品店吃甜品。这个时间,这个组合,这个地点,太让人惊悚,以至于有太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这样的哲学三问,并且对人生产生怀疑。毕竟对大多数人来说,千手家的二族长和宇智波家的二族长向来是针锋相对水火不容,两人又都是工作狂,不到半夜不收工的那种。更何况,总所周知,千手家都是咸党,千手扉间更是当众将甜点评价为“软绵绵的会消磨忍者意志的东西”,宇智波泉奈为此差点掀了千手扉间的办公室,毕竟宇智波家都是甜党。
总之,千手扉间为什么会和宇智波泉奈一起吃甜点啊!?这个世界要毁灭了吗!?众人聚在一起,议论纷纷。两个当事人却不动如山,照吃不误。
千手扉间对甜点的确是没有兴趣的,所以他面前只摆了一份羊羹,还是没有动几块的。宇智波泉奈面前却放了一大堆和果子,摩提,雪媚娘,樱饼……眼下他正叼着串三色丸子,腮帮子吃得鼓了起来,像只松鼠。
看着就觉得牙疼,扉间看着泉奈以优雅而不失敏捷的动作吃着甜点,咸党的内心受到极大的冲击,真的不会牙疼吗?话说刚刚已经吃了很多了吧,这样不会胖吗?到底是怎么吃下的?吃成这样还有胃口吃晚饭了吗?尽管在心中不断地吐槽,千手扉间仍旧极有绅士风度地递给宇智波泉奈一块手帕:“擦一擦,都吃到脸上了。”嗯,然后他没等泉奈接过手帕,就直接擦了上去。泉奈瞥他一眼,也就默许了他的行为。
“下面去看电影如何?”扉间提议道:“最近似乎有新的电影上映。”泉奈瞥他一眼:“我不太想看电影啊……可以去你实验室玩吗?”“实验室可不是玩的地方啊……”扉间有些无奈:“不过可以带你去参观。”任谁被一个宇智波可怜兮兮地盯着看都会不自觉的妥协的,扉间这样安慰自己,不是己方不努力,而是敌方太强大,他已经尽力了。
“所以这里就是你的实验室啊……好简陋。”泉奈手上把玩着一个空试管,他随意地依坐在实验台边缘,他今天没有穿族服,穿了件黑色的衬衫和低腰的牛仔裤,站在那里时还好,当他倚靠在实验台上微微后仰时,露出一小节腰来,皮肤白皙,肌肉流畅。扉间有些狼狈地移开视线,就对上了泉奈戏谑的眼神,他低咳了一声,强行转移了话题:“我的实验室哪有什么好看的……你别坐在实验台上,不太好。”
难得见到死对头害羞,宇智波泉奈似乎也来了兴致,他若无其事地换了个坐姿:“哦?有哪里不好?”腰!腰又露出来了!扉间的内心在咆哮,他瘫着张脸,不自在地偏过头:“实验台上能放什么,还不是尸体什么的……我自己都不会坐在上面,你就这么坐上去了……”这当然是借口,但用这对付宇智波泉奈来说已经够了,他尖叫了一声从实验台上跳下来,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衣服:“天啊!白毛你有没有替换的衣服?”扉间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他知道宇智波泉奈一向有洁癖,在任务中还好,在日常生活中简直龟毛到令人发指:“我有件浴衣,以前做的,做好了一直没空去拿,现在穿不上了,就放在了实验室。”他歪头,装模作样地打量着泉奈:“你穿,应该刚好吧。”说着从柜子里取出两件同款的宝蓝色浴衣,递给泉奈稍小的一件:“晚上一起去看烟火大会吧。”说着干脆利落地解开自己上衣的扣子,准备换衣服。“等下!白毛你在干什么?!”泉奈的脸瞬间爆红,他猛地扭过头去,选择不看这个当“众”脱衣的家伙。“当然是换衣服了。”扉间一脸无辜,假装不知道泉奈在说着什么:“你也快换吧,我知道一个地方,风景很好。”
无论泉奈在心中骂了多少次扉间,他也不得不换上几乎和扉间一模一样的的浴衣:“要是不好看的话,你就惨了!”他恶狠狠的警告扉间。扉间也不恼,一贯的面瘫脸上满满透露着愉悦,他又拿出一根和浴衣同色的发带,递给泉奈:“用这根发带吧,比较配衣服。”到了这地步,泉奈自然不会拒绝,他随手拆下原本带着的发带,正欲梳起头发,扉间就很自然地绕到他的背后,帮他束起头发,动作缱绻。扉间觉得自己似乎想要这么做很久了,两人一前一后地站着,恍惚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临出实验室前,扉间随手拿起泉奈放在实验台上的旧发带,松松的缠在手腕上。
扉间带着泉奈来到火影岩下,正当泉奈奇怪如何上去时,扉间就抓住了他的手腕,直接发动了飞雷神。泉奈第一次体验空间忍术,有些头晕,下意识地倚靠在扉间身上,扉间本就抓着泉奈的一只手腕,这下干脆把他揽进怀里了。泉奈被扉间揽着,挣扎了一下,也就不动了,乖乖靠在扉间的胸膛上。烟花此时也应景的炸开,扉间抱着泉奈,两人站在火影岩上抬头看着烟花。一朵朵的烟花在空中炸开,火星划过夜幕,渐渐隐去。
直到烟火大会结束,两人都没有进行交流,沉默的看着夜空渐渐安静下来。扉间率先开口,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那回伤了你,我很抱歉。”
“虽然不会后悔,但有时候也会想,如果没伤你伤的那么重,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泉奈,我……”
泉奈突然打断了扉间,他抬头看着天空,月光皎洁。“扉间,今晚月色真美。”他淡淡地开口,突然回头对扉间露出一个微笑。
扉间紧紧盯着怀中人,不自觉地抱紧泉奈。“我死而无憾。”他回答道:“泉奈,我死而无憾。”

“泉奈,我死而无憾。”千手扉间在被金角银角追至无路可退时已经失血过多,精神恍惚,他喘着粗气,感知到追兵一点点靠近,不觉想起刚刚短暂梦境里自己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我死而无憾。”他抬手,抚上手腕上绑着的一根发带,这发带本是白色的,有些旧了,现在已经被血染红,像扉间眼睛的颜色。
“我死而无憾。”扉间又重复了一遍,他引爆了起爆符。

评论(17)
热度(52)
© 十八想改名叫二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