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扉泉】珍贵之物

ooc预警,be预警,死亡预警,作者脑子有坑


宇智波斑死了。

 

这个男人曾经是宇智波一族的最强者,在他失去写轮眼前,他与其弟宇智波泉奈作为族内唯二的万花筒写轮眼,一直站在宇智波一族的前方保护着一族。

然而由于对万花筒写轮眼的过度使用,宇智波斑几近失明,根据族内典籍记载,只有换上另一双万花筒写轮眼才能根治。宇智波泉奈自是愿意献出眼睛,可斑却不愿接受弟弟的眼睛,毕竟对于宇智波来说,眼睛即是生命,失去眼睛的宇智波很快就会死去,或是战死,或是病死,而斑拒绝面对这样的结局。即使泉奈算计好了一切,故意被宿敌千手一族重伤,也没能成功将眼睛移植给斑,反而被斑抓住机会,换上了哥哥的眼睛。

失去了宇智波斑这一大战力的宇智波实力大减,即使泉奈成为了永恒万花筒也无法弥补。随后宇智波泉奈接替斑成为族长,在难以弥补的实力差前,他选择了和千手一族结盟。

这是为了实现哥哥的梦想,也是为了保护实力大减的哥哥。宇智波泉奈是这么考虑的。

然而宇智波斑还是死了,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死在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何而死,只是某一日千手柱间突然感到一阵自灵魂上传来的冷意,宇智波泉奈突然泪流满面,他们就明白了,对他们无比重要的那人已经离去,不知所踪。

斑没有留下尸体,他只是突然自他修养的小院消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千手柱间貌似坦然地接受了这一事实,宇智波泉奈却一直拒绝接受:“斑哥不是会这样轻易死去的人!他一定,一定还存在在某处……我会找到斑哥,然后带他回来。”

 

没有人能够阻止一个下定决心的宇智波,除非你能够杀死他。

 

事实上,千手扉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选择帮助一个宇智波,当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陪着宇智波泉奈走遍了整片大陆。即使他们两人均是实力不凡的忍者,也经历了多次死里逃生。

“泉奈,”扉间坐在火堆旁守着夜,他看着火星不断蹦出,在黑暗中划过一道弧线,簌的又爆裂开来,又隐于黑暗,他静静地开口:“你要找到什么时候?”或者说,你还相信你能找到吗?

泉奈倚坐不远处的树下,火光照在他的脸上,苍白的皮肤被映出若隐若现的血色,他面无表情地抬起眼眸,眼中浮现出繁复的花纹,那是他的写轮眼和斑的写轮眼融合后重叠产生的新的花纹。扉间并没有移开目光,他紧紧盯着泉奈的眼睛,红色的眼眸一如既往的坚定不移。随后泉奈轻叹一声,闭上眼睛:“我现在的眼睛,是斑哥给我的。”他开口,声音平静。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扉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之所见即君之所见,在他最终确认斑的死亡前,他是绝对不会放弃寻找的。

扉间并不知道自己的胸膛中翻涌着的情绪是什么,他感到舌尖泛苦,而理论上是不可能的,因为自从他和泉奈一同行动以来,连兵粮丸都吃的是甜的,吃到他觉得自己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透着甜味。可他还是觉得苦涩,像是不经意间咬伤了嘴唇,血腥味弥漫在口腔中,又像是吃到了芥末味的团子,让人鼻子酸酸的。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他也不想知道。

 

木叶五年,宇智波斑失踪,疑似身亡,同年,宇智波泉奈卸下宇智波族长一职离村远行,千手扉间陪同。

木叶十年,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因不明原因病逝,其弟千手扉间与宇智波泉奈在千手柱间下葬后遇袭,双双失踪,时任漩涡族长漩涡水户临危受命,为二代火影,雾忍、沙忍与云忍来犯,漩涡宇智波千手三族率先出战,虽取得最终胜利,但三族伤亡惨重,族人十不存一。

 

千手扉间已经连着几日没有停歇的赶路了,连带着宇智波泉奈也没有休息,宇智波不同于千手有仙人体,这样没日没夜地赶路让泉奈感到相当的难受,可他也不曾开口要求停下来休息。

因为千手柱间病重将死。

万一,仅仅只是万一,万一因为他要求停下来休息而导致回去的晚了,让扉间没能见到柱间的最后一面。那他又该如何面对扉间呢?没有见到兄长最后一面的痛苦,泉奈本人可是深有体会的。而且他尚可以自欺欺人说斑哥没有死,只是失踪,扉间却不能这样,因为柱间的身体是在所有人见证下渐渐衰弱下去的。

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泉奈突然想起这样的两句诗来,他抬眼看向身前奔驰着的扉间,扉间一直就是白发,所以是不会遇到这样的命运的,他这样安慰着自己。他已经,失去不起任何人了。

 

千手扉间久久的站在千手柱间的墓前,宇智波泉奈站在他的身侧,他们最终还是赶上了见千手柱间最后一面,只是那时的柱间已经说不出话来。

最后和柱间交流的人是泉奈,他毕竟是个开了万花筒的宇智波,现实中说不清的话,构建一个幻境总能交流,在泉奈的幻境中,那个昔日与其兄齐名的忍界之神穿着红色的战甲,威风凛凛,完全没有一个将死之人应有的暮气沉沉,他对泉奈露出一个温和而隐含着骄傲的笑:“我找到了让人复活的方法。”

轮回眼,传说中写轮眼的最终形态,集阴之力与阳之力方可开启,泉奈的写轮眼继承自斑,本身就有极多的阴之力,柱间又在最后留下了足够多的木遁结晶,借助扉间的研究,开启轮回眼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我先去那边的世界找斑吧,到时候,泉奈你们再把我和斑找回来怎么样?”柱间笑的坦然:“如果泉奈实在找不回我们,到时候也一样能相见的。”他平淡的说着自己的身后事,因为他们是忍者,而忍者,不惧生死。

 

然而泉奈并没有想到写轮眼和木遁结晶的集合会造成空间裂缝。

这一切只能算是巧合吧。来袭的雾忍有秘术溶遁,配合上扉间用飞神雷撕开的空间,竟然直接撕碎了空间,而泉奈的万花筒能力国立常则是分离以及稳固,在空间撕碎的一瞬,以木遁结晶提供查克拉,国立常直接构建出了时空隧道。

隧道的那一头,有着他一直在寻找的人。泉奈的直觉这样告诉他,于是他没有犹豫,直接走进了隧道。扉间亦跟了上来,或是出于习惯,或是有别的原因,但无论是泉奈还是扉间,都有一件事是可以确认的,那就是——这个时空里,已无他们在意之人。

 

木叶十五年,第一次忍界大战结束,木叶方面力抗三敌,以微弱优势取得胜利。同年,宇智波泉奈与千手扉间的尸体出现在千手柱间墓前,宇智波泉奈与千手扉间确认死亡。

 

时空隧道出人意料的长,即使国立常已经大量的消耗着木遁查克拉,来构建一个稳定的通道,隧道内还是时不时会出现新的裂缝,万幸的是扉间作为感知型忍者,可以做到及时感知并避开裂缝,他干脆背起泉奈往走,以防对方一个不慎踏进裂缝,被时空之力绞碎。

泉奈靠在扉间的背上,脸被埋在对方的毛领子里,软软的很舒服。就如同千手扉间此人,明明看起来硬邦邦的不近人情,实际相处起来却会发现其藏在深处的温柔:“扉间你,为什么要一起来呢?”他这样问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理由啊,千手扉间这样想到,我只是想来而已啊,可最后说出口却是:“因为这是大哥的愿望。”他不由自主的撒了谎,因为直觉告诉他,真正的原因不可细究,可还是有什么,在悄然改变。

 

宇智波们是什么样的人呢?千手扉间曾经问过千手柱间这样的问题,千手柱间先是和他花式吹了半天斑,最后终于在扉间的怒视之下说了他个人的结论:“宇智波都是很温柔的人啊。他们很重感情,所以连力量都是从感情中获取。他们拥有的太少,失去的太多,所以会更加珍惜自己拥有的。他们有时候会对人冷漠,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注定会失去那些人,所以连投入感情都不敢。他们,只是群温柔的胆小鬼啊。”

那时的扉间还不能明白,只觉得柱间的滤镜太厚让人承受不住,直到他和泉奈同行了这么些年,才发现宇智波真的只是温柔的胆小鬼,他们知道失去会痛,所以不希望别人也痛,他们知道会受伤,所以不敢交付真心。相较于泉奈,斑真的是宇智波中难得的胆子大的,他够傲慢够强大,所以敢交付真心,不怕受伤。

 

时空隧道的另一头也是战场。

扉间背着泉奈走出去隧道的时候刚好有尾兽玉向他们两人砸来,幸好扉间那第一神速的外号不是浪得虚名,他背着泉奈一个飞雷神就躲了开来,那尾兽玉砸到地上,形成一个深坑。

“有尾兽吗?”泉奈趴在扉间的背后问道,长时间使用国立常让他有些虚弱:“我来解决吧。”众所周知,尾兽被写轮眼和木遁克制,泉奈是永恒万花筒,自然有着控制尾兽的能力。

扉间却摇头:“你还是休息一会吧,我先找到那头尾兽的所在,再叫你解决。”这样虚弱的泉奈,扉间并不放心让他去战斗。

远处有大量的查克拉爆发,扉间仔细感知了一下,有几道查克拉非常的熟悉:“大哥?!”他有些惊异,他还感知到了宇智波斑的查克拉,甚至,他感到了和他完全相同的查克拉。

他甚至发现了自己独有的术式,在他完全没有留下术式的地方。

“不管是什么情况,先去那里再说吧。”扉间只犹豫了一瞬,就果断移动到了术式所在。

 

对于【千手扉间】来说,四战,可能是最让他郁闷的一次战斗了。任谁打到一半,突然见到背着早已死去了的宿敌的自己也不会高兴。“你是谁?”【千手扉间】这样问道:“你背着的是谁?”而【宇智波斑】早已认出了千手扉间背上的弟弟,正在疑惑为何早逝的弟弟会被杀死他的宿敌背着,而且两人似乎关系密切:“……泉奈?!”

宇智波泉奈在梦中感到眼睛一阵疼痛,他猛地睁开眼,眼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永恒万花筒的花纹。千手扉间正在和另一个自己对视,发现背上的人醒来,连【宇智波斑】饱含杀气的视线都顾不上管,偏头和泉奈说话:“好点了吗?”

泉奈眨眨眼:“眼睛疼……这是什么情况?”随后不等扉间回答,他就自己看了看周围的局势,他第一眼就看见了【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斑】。“斑哥!”泉奈下意识地向他的兄长伸出手,扉间也很默契地放下了他,宇智波泉奈站在那里,对兄长露出微笑:“终于,找到你了。”

【宇智波斑】却以刀尖对着泉奈:“你不是泉奈,泉奈早就死了,不要假装我的弟弟!”他很愤怒,因为一直愧对的弟弟的出现。那怎么可能是泉奈呢?泉奈一向和扉间水火不容,怎么可能被扉间背着,甚至在扉间的背上睡着了呢?泉奈的眼睛也不是这样的花纹,泉奈一向穿着族服,从来没有披过斗篷……

泉奈骤得被兄长用刀尖相对,委屈的眼泪都要落下来:“我是泉奈啊!斑哥,斑哥怎么会认不得我呢!?”他突然认清一件事,眼前的【宇智波斑】并不是他的斑哥:“你不是我的哥哥!”他突然抽刀,劈开了【宇智波斑】的刀:“我的哥哥,就算失去了写轮眼,也不会连我都认不出来!”

“把我的哥哥,还给我啊!”泉奈陷入了暴走一样的境地,他自斑失踪以后就一直在寻找着斑,为了不让自己因为绝望而放弃,还特意给自己下了一个幻术。眼下【宇智波斑】不认他这个弟弟,更是触动了泉奈本就已经紧绷的神经,他顿时陷入暴走。

泉奈和【宇智波斑】不约而同地只使用了刀法和体术,并没有用宇智波擅长的忍术和幻术。而泉奈本就是专修刀法,【宇智波斑】和他比拼刀法和体术也占不到上风。

结束了!泉奈一刀刺了出去,刚刚【宇智波斑】露出了一个破绽,只要这一刀击中,他们就能分出胜负。

然而千手扉间却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用血肉之躯挡下了这一刀。

当刀刃划破血肉穿透身体的声音传来时,泉奈还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扉间的血溅到他的脸上,温热的液体像泪水一样自脸颊滑下,留下一道血痕。扉间忍着痛伸出手来,擦去了泉奈脸上的血,他的掌心有常年握苦无流下的薄茧,拂过皮肤时有一种粗糙的触感,像被猫科动物带倒钩的舌头舔过一样。泉奈愣愣地看着他,眼中的万花筒疯狂地旋转,最终晕开一层层的涟漪,他终于开了轮回眼,用最惨痛的方式。

泉奈突然松开手中的刀,试图扶住正在缓缓下跌的扉间,然后他发现,扉间的背部也插着一把刀,是【宇智波斑】的刀,刚刚那个破绽,其实是个圈套。

“为什么呢?”泉奈开口问道,声音沙哑的令人心惊:“为什么,要帮我挡下这一刀呢?”他问过扉间那么多个为什么,这不是第一个,但也许会是最后一个。

扉间不由自主地笑了,声音像老旧的破风箱,他刚刚伤到肺部:“不为什么啊,想做就做了啊。”大量的失血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他摸索着,轻轻吻了一下泉奈:“大概是因为,我……。”爱你啊,所以一直陪着你,所以为你挡了一刀,看见你的眼睛因为我变成轮回眼我很开心,只是我不能继续陪着你了:“……真遗憾啊。”他看向泉奈,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清了,一个人也要好好的啊,他想这么叮嘱对方,可已经说不出话来,真抱歉,留你一个人。

泉奈抱着扉间瘫坐在地上,看着他的呼吸渐弱,身体变凉,血液流尽。“我们回家吧,扉间。”他突然开口,让一旁的【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斑】吓了一跳:“这里不是我们的家啊……我们得回哥哥那里去才行呢……”他抱着扉间的身体,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对【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微笑,那笑容单薄如同早开的野樱,惨白无力:“你们,不是我的斑哥和扉间……我要带扉间回家了……斑哥,就算我找不到他,柱间会找到的……扉间,只有我能……”只有我能带他回家。

借助国立常,泉奈使用了黄泉比良坂又一次开辟了时空隧道,抱着扉间走了进去。从过去到达未来会产生时间差,他们只在另一个未来呆了五个小时,回来时时间已经过去五年。

泉奈站在柱间的墓前,浑身上下沾满了扉间的血:“抱歉啊柱间,不仅没能找回斑哥,我连扉间也弄丢了。”他有些苦恼:“现在一点也不和平了,把你们叫回来也只是徒增烦恼……”他突然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还是我来陪你们吧!”

然后泉奈摸出了扉间的手里剑,狠狠地刺向自己的胸膛。血流了出来。




我不知道我都写了些什么!我觉得我要死了!OOC到极致!

这,大概是表白日的……贺文……

评论 ( 8 )
热度 ( 43 )

© 十八神隐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