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最后还是丢失了的良辰

从草稿箱里发现的,我以前搞的文手换粮活动的稿子,大概就是看一副自己从没看过作品的图,瞎几把写同人,本来是指望能换到粮的,结果最后只有我一个人写了,那群大屁眼子。

没看过圣斗士星矢,瞎写的,巨ooc,所以也不打tag了


Cp:《圣斗士星矢》艾俄洛斯×撒加

“撒加。”他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站在尸山血海上猛地回头,蓝色微卷的长发擦过脸颊,他发现发尾不知何时沾上了些许血液,长发就是这点麻烦,但他留了许久的长发,剪掉也是舍不得的,人都是这样,恋旧得可怕。

可是撒加的身后并没有人。不会有人有这个胆子去接近战斗中的撒加,所有人都知道,撒加是个战斗疯子,除了艾俄洛斯,谁都不敢接近撒加,撒加就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剑,而艾俄洛斯就是他的剑鞘,是唯一能让他平息下来的人。

但艾俄洛斯已经死了。

撒加自己也无比清楚,艾俄洛斯已经死了,所以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人会唤他的名字。

撒加和艾俄洛斯一同长大,靠近边境的小村落里,民风纯朴,两个孩子在山地上奔跑,撒加喜欢花,他喜欢山里的野玫瑰,而艾俄洛斯擅长爬树摘果子,所以艾俄洛斯经常带着撒加去山里玩,一玩就是一整天。

后来帝国入侵,小村落里那些人啊,质朴又执拗,连服个软都不会,他们不懂什么国家利益,只知道自己祖祖辈辈都是共和国的子民,说什么也不肯向帝国的人低头。于是他们被绑起来,丢在他们祖祖辈辈留下来的房子里,被活活烧死。

撒加和艾俄洛斯那时候刚好在山上玩耍,没被帝国的人捉到,所以等他们发现火光急匆匆下山的时候,展现在两个孩子眼前,是熊熊燃烧着的家园,还有在火中哀嚎的亲人。

撒加转过了身,他不愿继续看下去。而艾俄洛斯则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过去的家园:“我一定要杀了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撒加的错觉,艾俄洛斯的眼里染上了火焰的色彩,那是血的颜色。当时的他们还不知道,异变早已趁着他们沉浸在痛苦中的时候,悄然发生了。

随后两人被共和国的军队带走,作为战争孤儿送往孤儿院。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在孤儿院长大,然后去后方的工厂工作。他们是这个小村落唯二的遗民,除非战事已经紧急到无人可用,共和国都会保护他们。

撒加觉得这没什么不好,他向来热爱生命,性情平和,连憎恨都不会,即使会为了逝去的亲人感到悲痛,也不曾被丧亲的痛苦冲昏头脑。对他来说,虽然大家都死了,可只要艾俄洛斯还在他身边,他就觉得日子还是能过下去的。可艾俄洛斯并不这样觉得,他憎恨帝国的军队,连带着将帝国的国民也一起憎恨了。他渴望着杀敌,他渴望着杀死帝国的军人、平民,他想要将帝国当初施加在他身上的痛苦翻倍还给帝国的人民。所以艾俄洛斯选择了加入共和国军。

艾俄洛斯参军了,撒加又能怎么办呢?他已经习惯了呆在艾俄洛斯身边,他也,只剩下艾俄洛斯了。

当艾俄洛斯在军营看到撒加时,毫无疑问,他是惊讶的。褐发的少年拽着他仅剩的亲人的衣领,咬牙切齿:“你怎么可以来!”撒加也只是微笑:“因为我只有你了啊。”艾俄洛斯手上的力气不自觉放轻了,他也笑了起来:“放心吧,我不会死的。”

刚上战场的时候,撒加要比艾俄洛斯弱上许多,他讨厌死亡讨厌受伤,讨厌听见受伤的士兵的哀嚎,讨厌看见死亡的士兵的鲜血。他腰上佩着剑,却无法拔出来。撒加像个误入战场的普通人,茫然地看着他的同僚们和敌人们厮杀,血溅到他的脸上,还带着活人的温度,他抬手,机械地擦去。撒加想,这就是死亡吗?

艾俄洛斯斩下了一个试图攻击撒加的人的首级。“拔出你的剑!”他对撒加喊到:“杀了他们!”撒加呆呆地看着艾俄洛斯,他不明白为什么艾俄洛斯要这样要求他,可撒加还是拔出了剑。

后来,直到艾俄洛斯死去,他都在后悔,为什么他当初要让撒加拔剑呢?

所谓天才,就是面临同样难以跨越的困境时,平凡人会失败,而天才会急剧成长。而撒加就是天才,他是为了战斗而生的天才。

就连艾俄洛斯也没有想到,拿着剑战斗的撒加,和平时的撒加,竟然会有这样巨大的区别。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当年那场火的影响,撒加战斗起来完全不分敌我,孤身一人立于尸堆之上的撒加,强大到令人害怕。

撒加很快就成为了英雄。人们一边崇尚着他以一敌百以一敌千甚至以一敌万的战斗力,一边恐惧于他几近疯狂的杀戮,只有艾俄洛斯知道,撒加从头到尾都没有喜欢过杀人,他是那样的讨厌死亡,可他又不得不成为死神。

这是我的错,艾俄洛斯时常这样想到,如果我没有参军,如果我保护好撒加,如果我没有要撒加拔剑,如果我能和那些误解撒加的人好好解释……撒加会不会,不这么痛苦呢?

作为唯一一个了解真正的撒加的人,艾俄洛斯感到痛苦,他已经不想让撒加战斗了,可他救不了撒加。他只能尽可能多的杀敌,给撒加减轻负担,他只能在撒加从战场走下来,一脸落寞的时候抱住青年瘦弱的身体,告诉他,他不是孤单一人。

“我不会死的,”艾俄洛斯对撒加说道:“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褐发的青年做出了约定,可最后他还是毁约了。

当帝国军袭来时撒加刚刚睡下,蓝发的青年只有在睡着时才能摆脱无尽的杀戮与诋毁,他睡得像个孩子,梦里有漫山遍野的野玫瑰。艾俄洛斯不忍叫醒撒加,自己带了一队人去迎战。可他并没有想到,共和国军已经依赖撒加太久了。

当撒加醒来时,他见到了艾俄洛斯被分成了几块的尸体。神啊,我是在梦中吗?蓝发青年闭上眼睛,他陷入没有尽头的噩梦中。

那夜死去了两个人,艾俄洛斯带着温柔的撒加一起走了。留下来的撒加,不会哭不会笑,冷冰冰的如同一把只会杀戮的剑。

“撒加。”他又听到有人在叫他,语调温柔,略带无奈,熟悉的让他的身体本能地想要流泪。撒加有那么久没有流泪了,久到连泪腺都不知道如何分泌眼泪。

蓝发的死神跪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帝国已经投降,这是最后的一场战斗,这场从撒加儿时就开始,贯穿了他整个生命的战争,终于结束了。

山里的野玫瑰,开了。


评论 ( 2 )
热度 ( 2 )

© 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