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审神者的名字是泉奈{十一}以死换生

收发在晋江,专栏忧又优司

lofter上慢两章

土方岁三很好找,他向来身先士卒,拼搏在最前线。加州清光找到他时,他正站在江差的护城河前,城墙上的守兵警惕地将火\\枪口对准他,而武士对此毫不在意。

                          

“土方先生,泉奈大人想要见你。”付丧神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武士的身后:“请和我来。”

 

加州清光尽可能的避免与土方岁三有任何的眼神接触,不管做了多少的心理准备,他都无法保证自己能够心平气和的直面土方岁三。这个被称为魔鬼副长的男人是真心实意的关爱着冲田总司,而冲田总司也确确实实的将土方岁三当做兄长,当做挚友。加州清光受到旧主的影响,不自觉地也对土方岁三在意了起来。

 

人类存在的价值是否只是死亡呢?经历过毁灭的付丧神这样想着,他自己也好,冲田先生也好,土方先生也好,他们是否有这个必要,他们是否必须要遵循着所谓的历史而死亡呢?加州清光想不明白,他死过一次,因而特别的害怕死亡,既然高高在上的神明都害怕死亡,那么在尘土中挣扎的人类呢?他们是否也害怕着死亡呢?

 

土方岁三的死亡真的是必须的吗?

 

加州清光明白自己并不应该追究这些问题,维护历史是他现在的职责,是他得以复活得以现世的缘由,如果他不能维护历史,他就不应该存在。换句话说,他在拿土方岁三的死,换取自己的生。

 

土方岁三并不知道洋服少年的心事,他更关心的是对方那诡谲的身法以及熟悉的佩剑和着装,因而他并没有跟着打刀走,而是站在原地,用称不上和善的眼光打量着付丧神:“你叫什么名字。”明明是疑问,却完全没有疑问的语气。

 

“……清光。”打刀犹豫了一下,想起审神者曾经在土方岁三面前说过自己的名字,便放弃了隐瞒的念头。幸而当时的泉奈并未将刀剑之名全部说出,加州清光还不必说出自己的姓氏,他是非人清光打造的刀,比起“清光”这个继承自刀匠的名字,“加州”这个姓氏才是真正能够证明他的身份的称呼。

 

“姓氏呢。”土方岁三也明白他的小把戏,泉奈这一行三人,每个人说起自己的姓名时都是只说名不说姓,而玩弄这种小把戏,只能间接的证明他们的真名确实有问题。

 

付丧神不愿说谎,只能沉默着转移了话题:“我家主人要见您,请和我来。”

 

而加州清光的反应,在土方岁三看来,就是承认了洋服少年的姓名不能被人知晓:“你的衣服,是新选组队服改的吧。”鬼之副长并不打算给少年喘息的机会,又追问道。

 

“请您和我来。”加州清光的动作更加僵硬了,他知道土方岁三一直都敏锐的过分,在不愿对着土方先生说谎的情况下,付丧神只能选择假装没听见对方的疑问,希望能早点带对方去审神者处。虽然将烂摊子丢给主人是作为家臣的失职,但是当初也是审神者先说出他们的名字的,产生的后续问题,就应该给审神者处理。

 

“加州清光。”武士并未理会少年的催促,而是选择乘胜追击:“这是你的佩剑的名字。”

 

“你的名字,和你的佩剑一样。”土方岁三做出决断:“你是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整个刃都僵在原地,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土方岁三接二连三的问题:“如,如果您不愿意见我主的话,我,我去请他过来也可以的。”他结结巴巴说:“请,请您不要随意走动,我主很快就会到。”

 

他选择了逃避,打刀以一种人类想象不到的速度快速的离开了土方岁三,而被留在原地的武士,则是看着他的背影摆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加州清光寻过来时,泉奈正跟在乱藤四郎的身后,打着寻找土方岁三的名义闲逛。盲眼青年一脸的闲适,仿佛已经抛却了半个钟头前的困扰,对旧幕府军的军纪散乱完全不在意的样子。感知到打刀的到来,审神者转过身来,被符咒遮挡着的目光犹如实质般的落在洋服少年的身上:“怎么了,清光?”

 

“土方先生可能已经发现我的身份了,”加州清光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跳:“我没敢承认。”

 

“被发现了吗?”泉奈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确实是耍了心眼故意向土方岁三暴露付丧神真名的,但是他没有想到对方会直接询问加州清光,而打刀的反应也出人意料的激烈,完全丧失了辩解的余地。

 

打刀情绪低落,像只被雨水打湿了皮毛的小狗一样垂下了头:“我想是的……”他原本能够阻止土方岁三发现真相,但是他却因为自己那没缘由的愧疚之心而放弃了向土方岁三编造谎言。

 

“这没什么,本来就是我先暴露了你们的名字。”审神者揉了揉付丧神的头发,笑得和蔼可亲:“带我去见他吧,清光,我来向他解释。”

 

乱藤四郎则是抱臂站在原地,不满又带着些嫉妒的看着加州清光:“我也想要主公大人的摸摸!”他明明都气成了一张包子脸,还要故作轻松可爱的向泉奈撒娇:“乱酱我可是一直都乖乖的没有闯祸哦!为什么主公都不摸摸我呢?”

 

也无怪乎乱藤四郎这般反应,在这两刃看来,他们的审神者灵力强大,为人温柔,却始终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刀剑付丧神本能的喜欢亲近主人,乱藤四郎和加州清光更是其中最喜欢撒娇的类型,泉奈这种温和中带着疏离的态度令两刃一直都不敢太过放肆,只敢谨慎的遵循着家臣对主君的礼仪,小心恭敬地听从审神者的命令要求。再加上他们现在正处于历史中,两刃的首要任务是斩杀时间溯行军维护历史,根本就没有那个胆子再去撒娇。若不是此番加州清光捅出了娄子,得到了审神者的摸头安慰,乱藤四郎是怎么也不敢向泉奈要求摸头杀的。

 

泉奈并不知道乱藤四郎的心理历程,他只是将两刃当做剑,可以小心谨慎的使用,自然是想不到自己作为审神者还要肩负起对刀剑付丧神的心理辅导职责,说到底,谁会在意剑的想法呢?就连乱藤四郎鼓起勇气要求的摸头杀,他也没放在心上。

 

“乱,过来。”审神者拍了拍短刀的肩膀:“你做的很好。”

我发现前面有些地方应该称为泉奈的地方我写了宇智波泉奈……去改了一下,不是什么大问题。
由于上一章的原因大家应该都发现了吧?我目前是把“泉奈”和“宇智波泉奈”分开看待的,“宇智波泉奈”是为了家族鞠躬尽瘁的“忍者”,而“泉奈”就只是“泉奈”,只是一个普通的,经历了很多事的“人”。
所以称呼上我是埋了伏笔的,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发现。

评论 ( 5 )
热度 ( 14 )

© 十八神隐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