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贾法尔中心|辛贾】代价

辛巴德改变世界成功设定,OOC预警

永远活在记忆中的辛巴德,我的文里从来没上过线的辛巴德

吧唧戳一刀,开心,跟着大高放飞自我


【辛贾】代价

贾法尔走在街上,街上下着雨。

阴沉的天幕由上至下倾倒着雨水,冰冷刺骨。

贾法尔没有打伞,任由雨水打湿他的头发,打在衣服上,慢慢渗入,刚触及皮肤就被人体本身的热量蒸发。原本就柔顺的白发紧紧贴着头皮,刘海散下来有些遮眼,有雨水顺着脖颈从发梢滑进领口,。鞋子全湿了,本来也不会湿的如此快,只是贾法尔走路时完全没有看地上浅浅的水坑,直接踩了进去,现在脚趾已经冻得完全没有知觉了。

露露姆见到就是这样算得上狼狈的贾法尔,全身都湿透了,皮肤呈现出青白色,脸上却带着不健康的潮红,满脸的水,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别的什么。贾法尔本人却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他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是在雨中悠然漫步,眉眼中带着放荡不羁,背影看起来会像个天涯为家的游子,潇潇洒洒帅气逼人,回头率百分之二百,擦肩而过的美女都对自己芳心暗许。

露露姆听他这么说,攥着条毛巾吸气吐气,最后还是没忍住,一把毛巾抽在贾法尔的头上:“的确有很多美女看你,可惜她们大概不是对你一见钟情,只是在看一个下雨天不打伞的白痴,回头率可不止百分之二百,我看大概快到二百五了,你以为你是辛巴德吗?”

一提到辛巴德贾法尔又安静下来,垂头坐着,头发上的水还没擦干,滴到地上,形成一个小水洼。露露姆见他这样,又觉得手痒痒,念及贾法尔一身全湿,她仗着人高马大的种族优势,拎着衣领把贾法尔提起来就往浴室走去。贾法尔本能地挣扎,像只湿透了的猫被人拎脖子一样,甩了露露姆一身水。温柔体贴阅历丰富尽管年长却依然年轻貌美(自称)的露露姆只是瞥了贾法尔一眼,对方立马想起了那些年礼仪课算术课语文课被露露姆统治的恐惧,分分钟安分了。

在浴室门关上前一秒钟,贾法尔用自己前暗杀者的身份保证,他确确实实听到了一声叹息,来自露露姆。不用这么生气吧,贾法尔内心忐忑不安,这有什么好气的,我还气呢,突然提到那个人的名字,突然提到辛巴德。贾法尔对着镜子里苍白无力的自己扯出一个挑衅的微笑,就算是辛巴德,也不可能比我贾法尔大人更受美女欢迎的!

这是,辛巴德消失的第五百二十一天。

贾法尔在热水里泡了很久,才感到四肢再一次温暖起来,他犹犹豫豫地换上干净衣服,衣服上还有阳光残余的温暖,他有些不想出去,不想见到露露姆,不想见到同伴们。贾法尔本性上就像只猫,受了伤喜欢自己找个角落舔舐伤口,有人靠的太近会紧张地弓起身子,和其他人一起睡会睡不安稳,他能全身心信任的人,从来只有辛巴德一人。

可辛巴德已经不在了。可辛巴德已经消失了。

贾法尔并不能弄明白辛巴德都做了些什么,他的记忆自五百二十一天前就开始模糊混乱,他潜意识里觉得露露姆他们似乎离开过很久,自己曾经很伤心,可记忆又告诉他露露姆一直和他们在一起。按理来说萨桑只会派一名王子来辛德利亚担任外交官,可密斯托拉斯和斯帕尔多斯又都是八人将的成员,不,这么说来其实是九人将了。还有席纳霍霍作为一个有着贤惠妻子的真·直男,却熟练地掌握了做饭扫地洗衣服等煮夫技能,天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熟练,他在伊姆查克的时候连烤鱼都不会!最为违和的大概是多拉公,他明明和瑟莲缇娜公主两情相悦就差捅破最后那层窗户纸了结果他娶了侍女沙赫尔?公主单身到现在?夭寿了啊,这也平等过头了吧!侍女还能和主人抢男人了?!

不对劲不对劲不对劲!这个世界实在是不对劲啊!贾法尔用力地拉扯着自己的头发,他完全无法做到对这么多的疑点视而不见,这个男人天性就是敏感而又多疑,他不会认错自己的同伴,所以尽管可疑但他们仍旧是他的同伴,而他也对他们能够享受平和宁静的生活感到由衷的喜悦,可这不代表他能在这些在他看来有疑点的同伴面前完全放弃警惕!贾法尔终于放弃了继续折磨自己的头发,他想,我大概只是想辛巴德了吧。

推开浴室的门走出去,露露姆意外的不在,贾法尔也乐得不被人训斥自己不顾惜身体。辛德利亚的八人将现在更多的是一种概念般的存在,毕竟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不再在辛德利亚本土定居,而是返回故土继承王位,或者家族,只有贾法尔还留在这里,一来辛德利亚本土还是需要有人驻守,二来他也无处可去,毕竟,贾法尔的人生,从他十二岁那年,就和辛巴德绑在了一起。

辛巴德辛巴德辛巴德……

对于贾法尔来说,辛巴德算是什么呢?严格来说,是光吧。把他从黑暗中救出的光。把他从弑父弑母不断杀戮的绝望循环中拯救出来的,光。

不,不对!他的父母还活着啊!不对啊!

贾法尔突然感觉全身冰冷,他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个世界有多久没有死人了?”他脸色苍白,呼吸不自觉地变得粗重,手指不断颤抖:只有,只有辛巴德……对,对了,辛巴德,辛巴德是什么样子的!?他消失多久了!?他,他做过什么?!

贾法尔瘫倒在地上。

他发现,对于所有人来说,包括他,辛巴德似乎渐渐抽象成一个符号,一个象征,最后会变成什么呢?神吗?!还是虚无?!

他突然无法抑制住对辛巴德的思念。想要见他,不想忘记他,不想他被人忘记……

贾法尔猜到了辛巴德大概做了什么,他一直以来感到的违和:露露姆,萨桑王国的其中一个王子,瑟莲缇娜公主,他的父母,应该已经是死去的人了。然后,代价大概就是,辛巴德的消失。

他感觉心口像是被什么捅了一刀,渐渐喘不过气来,是的,辛巴德的做法没有什么不对,露露姆复活,席纳霍霍就不会那么辛苦,萨桑兄弟和多拉公也不会对逝者如此愧疚,自己也能享受父母的宠爱,可,可是,辛巴德消失了!要是没有辛巴德,没有和辛巴德相遇的话,他贾法尔,还是贾法尔吗?!

他躺在地上,蜷成一团,他感到冷,刺骨的冷,还有被世界抛弃的痛苦。他终于承认,辛巴德对他来说,就是整个世界。

我爱你啊,辛巴德。他的眼泪落下来。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十八神隐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