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辛阿里】祈求光明,短篇已fin

明天要考英语不更新了
发旧作混个更
这几年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意识流,贾→辛→阿里巴巴,好像会引战就不打tag了
触了雷点抱歉。
昨天才立了flag说听琴要日更的我脸好疼

“我爱你呀。”不知为何辛巴德有很久无法说出这句话了。
出自真心也好,逢场作戏也好,笑里藏刀也好,那些依附在他身边的女人们,无比渴望能够听到那紫发的男人用他所特有的,那种轻佻,感觉却又无比认真的口吻对自己说出这句情话。
可是他没有。
他的怀抱依旧温暖,被他抱在怀里总能产生“愿意为这个男人背弃世界”的心情。
他的微笑依旧迷人,看着他的微笑总能产生“愿意为这个男人赴汤蹈火”的心情。
他的眼神依旧火热,被他深深凝视总能产生“愿意为这个男人付出生命”的心情。
可是他的心不在这里了。
出自女人的特殊直觉,她们感受到了,辛巴德不自觉散发的疏离气息,仿佛他不存在在这里。
他的眼中没有她们的存在,他的心中另有他人。
而且,是辛巴德求之不得的人。
真是讽刺,从不对他人付出真心的辛巴德也有这一天,得不到他想要之人的心。
贾法尔看着辛巴德的样子,不禁有种这是“现世报吗”的感觉。
阿里巴巴·沙加尔,就是辛巴德求之不得的人。
金发的少年光明的仿佛与他们不在同一世界,事实上,也的确不在。
他只是不慎掉入泥潭的莲子,即使无法从中脱离,也不会沾染上洗不尽的黑。
辛巴德则不同。不管他的外表看起来多么光鲜亮丽,灿烂盛开的八重樱的根部,终是缠着鲜血,还有死亡。
身处炼狱的人总是想要爬过撒旦的尾巴,到达天堂。
可是,无论是辛巴德,还是贾法尔,都非常清楚,自己所处的,不是仍有一线希望的炼狱,而是彻头彻尾的,十八层地狱。
所谓救赎,只是幻觉而已,深深的绝望后,出现的,自欺欺人的幻觉。
“拜托了,请你爱上我。”贾法尔曾看见辛巴德将少年逼至墙角,把头部埋在对方的脖颈,这样,带着祈求意味地说,“如果不能,我会放你离开。”
辛巴德何曾如此卑微地祈求一个人的爱,以至于让贾法尔在一瞬间感到世界在旋转。
金发的少年对此有些不知所措,以至于他错失了最佳的,拒绝辛巴德的时机。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在一起。青鸟与飞鱼的相爱,说到底,只是偶然。
世间哪来那么多偶然。
只是辛巴德的愿望,贾法尔一定要实现。
只是抱着“如果让阿里巴巴君无处可去,他就只能留在辛的身边”这样的想法,贾法尔杀死了少年的父母,还有,最最重要的朋友。
“啊啊,这下,辛就能留住阿里巴巴君了吧。”贾法尔看着他沾满鲜血的双手,兀自微笑。
要是一切都能如他所愿就好了。
金发的少年在得知亲友的死讯时冷静的惊人,只是太过冷静了,反而让人察觉出不对来。
贾法尔看见那抹金色出现在屋顶时就明白事情已无法挽回,他所熟悉的紫发男子的身影亦出现在屋顶时他才想起,世上最大的残酷,莫过于看见心爱之人死在自己面前。
而这份痛苦,辛巴德亲自品尝了。
金发的少年从楼顶纵身跳下,贾法尔只觉得眼前一片血红,而辛巴德,在那个瞬间脸上出现了一个恍惚的笑容,他向前伸出手去,抓着的只有黑暗,没有光明。
每一个人都要饮下自己所酿就的酒,不管是甜是苦。
辛巴德饮下了由他对金发少年的感情所酿就的苦酒,贾法尔则饮下了由他对辛巴德的感情所酿就的苦酒,苦的几乎令人落泪。
所以说,身处黑暗之人,不能祈求光明,不管那是不是能够救赎自己的,光明。
贾法尔收回了投在辛巴德处的目光,继续在黑暗中摸索前进。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十八神隐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