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双黑]听琴(情)一

暑假时提过脑洞,作曲家中也和钢琴家太宰,太中太无差,作者什么乐器都不懂,所有提到的关于音乐的都是瞎掰,别信。新的一年想试试做个高产出的博主,假装这是一月一日更新的。 


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到太宰治是在一家破旧的小酒馆,他为了寻找作曲的灵感来到那里。那里人声嘈杂,灯光昏暗,有些年头的桌椅上有着斑驳的油迹,掺了水的劣等酒难以入喉。中也过于精致的容貌让不少人暗中窥视,色油油的目光胶着在他身上,令人作呕。

这里不会给他什么灵感,恶感倒是有不少,他恶心地都快吐出来了。中原中也默默在心中给这家酒馆打了一个极低的分数。

他起身结账,硬币拍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隔壁桌的客人在他起身后吹了声口哨:“喂,那位小哥,找零不要了吗?”

中也回头,看见一张油光满面的脸,脸上挂着淫秽的笑。

他不欲与其纠缠,只得告诉那呆头呆脑的白毛服务生那是他的小费,酒馆里顿时沸腾了起来:“哈啊!小费!竟然会有给小费的公子哥来这破地方!喂!那个长了女人脸的矮子,你不会是出来卖的吧!”

中也暗暗握紧了拳头,突然一脚踢向了说话那人的下巴,他控制了力度,刚好把酒杯踢翻,糊了那人一身。

那人惊呼,随即手忙脚乱地擦身上的酒水:“你这个矮子!该死的!”

中也抬起下巴,轻蔑地笑了笑,看也不看那个狼狈的家伙,转身就走,黑色大衣的衣角在空中划出骄傲的弧度。

此时正好有个穿着浅色风衣,用绷带遮住了大半张脸的男人进来,他的容貌亦是不俗,黑色发丝微卷,脸上挂着虚伪的恰到好处的微笑,他揽着一个化了浓浓的妆的女人,从露出的手腕来看,他的膀臂也缠着一层层的绷带。那女人一脸痴迷的看着他,谄媚的对着他笑。那个男人却只是微笑,眼底一片寒冰,女人似乎没有发现,笑的更加开心,更加娇媚。

中原中也看了这两人一眼,默默在心中给那个男人下了定义,没有心。他对这种场景没有什么兴趣,只打算赶快离开这个让他感觉恶心的地方。





太宰治揽着那个一直缠着他的女人来到酒馆时,迎面撞上一个一身黑的小矮人,橙色的卷发有点长,容貌精致,脸上挂着笑,明明是微笑,却让人觉得傲慢张扬,那人看见了他,自以为隐蔽的看了他两眼,随即敛了笑,一副厌恶的模样,而这表情在太宰治的眼中却说不出的好看。‘我完了,’他想:‘我好像对这个人一见钟情了。’

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但这没关系。

他会知道的,立刻,马上。

太宰看见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怒气冲冲地端着满满一杯酒向小矮人走去,皱巴巴的衬衣上有着明显的酒痕,他面上不显,手上稍微松了松,离那女人远了一点,这可挡住了那个小矮人的路了,小矮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脚下一顿,想要绕开他,这就让他被那个猥琐男追上了一点,很明显猥琐男害怕他追不上这个小矮人,手上的酒远远地就泼了出去,不仅淋到了小矮人,还让无辜的太宰也被淋湿了半边肩膀。

这可太糟糕了不是吗?太宰笑的更加灿烂了,这样一来他们就只能去换衣服了,他还能借机摆脱这个女人。

他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努力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诚恳一点:“不介意的话,这位先生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换一套衣服?对了,鄙人是……”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他的小矮人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一脚踹向那个猥琐男:“不用。”

太宰脸上的微笑,破裂了。


评论
热度 ( 15 )

© 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