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芥敦童话企划」雪夜幻象,卖火柴的小女孩改

天空又下起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空中飘落,落在中岛敦白色的头发上,融化成雪水浸入发丝间。
少年穿的单薄,他不禁打了个冷战。
街上张灯结彩,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幸福的微笑。这是一年的最后一夜——新年的前夕,每个人都非常期待新一年的到来。屠苏酒的药香酒香混在一起,在街道间飘荡,勾得人心里直痒痒。小孩子穿着新衣在相互追逐,嬉戏,大人们笑骂了几句,也不计较,所有人都笑着,非常开心。
除了中岛敦。
他已经好几天没吃上饭了,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想笑也没有力气。
中岛敦是孤儿,他出生没多久就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一头晦气的白发让不少想要收养他的家庭退却。
孤儿院管饭却不管饱,少年瘦条条的,因为在孤儿院里做了不少体力活,虽然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个子却长得挺高。
从小到大,伴随着中岛敦的只有无尽的嘲笑和嫌弃,而发生在他身边的一系列悲剧,更让他有了"灾厄之子"的称号。
即使是这样的中岛敦,也被人温柔对待,不,准确说是曾被人温柔对待过。
芥川龙之介,收养了被赶出孤儿院无家可归的敦的人,黑发的发尾泛白,眼睛像无月无星的夜空,总是穿着黑色风衣,长长的风衣下摆在风中摇晃的样子非常好看,苍白消瘦好像随时会没入无尽黑暗。他已经消失一年了,音讯全无,留下敦一个人苦苦寻找他。
中岛敦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龙之介现在在哪儿,有没有人陪他过新年,听的听不到新年的钟声。他知道芥川很强,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能保护好他自己,但他也忍不住担心,恐惧,恐惧自己再次被丢下。
但他已经被丢下了不是吗?
他心里明白,自己只会给别人带来灾害,芥川多半是无法忍受了才会离开。
他知道这没什么,换成自己也会这么做的。
手脚都被冻僵了,中岛敦把冻得通红的手指凑到嘴边,轻轻呵气,试图使其回温。
好冷啊……
从皮肤表层一直冷到骨子里。
中岛敦蜷起手指,轻轻动了一动,在确认了自己的手指已经基本恢复了抓取能力后,颤抖地从口袋里摸出一盒香烟和一盒火柴。
他并不抽烟,这也并不是正常意义上的香烟,这是他现在的雇主,在一个月前交给他,要他自行贩卖的一大堆商品中的一个。"这可是只有大人才能用的东西呢,敦君不能自己偷偷用掉了哦~"那个总是笑眯眯的棕发男子一如既往地用甜腻的声调说着各种意义上都极为不妙的话,然后像一年前的芥川一样消失不见。
中岛敦盯着手上的香烟看,他犹豫着要不要将这包香烟卖出去。
尽管太宰治,就是他现在的雇主,没有告诉他这是什么东西,他也知道这包香烟里被掺了些什么。
那是一种新型的致幻剂,可以让使用者看见他最想见的景象,一旦过量,就会致命。
他可以轻松地把这包烟卖出去,这样就有钱来给他自己买一些食物,但他也知道这种致幻剂极容易上瘾,而一旦上瘾,就再也无法摆脱。
中岛敦并不是多有道德感的人,对他来说,只要是为了活着,他可以做任何事。
但这不意味着他不会愧疚。
起风了,雪花在柏油马路上翻涌,像黑色海洋上拍打着的浪花。
街上的人声渐渐低了下去,只有风声在呼呼地吹。
中岛敦已经下定决心。
他拆开烟盒,颤抖着的手取出其中的一支烟,叼在嘴上。
风很大,他擦了几次才将火柴点燃。
他吸了一口烟,然后被呛的不住的咳嗽。
可他还是抽完了这支烟。
中岛敦背倚着墙慢慢坐了下来,墙壁冰凉,他却感觉不到。
他看见芥川龙之介逆光走来,向他伸出一只手,惨白的皮肤和漆黑的风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烙印在他的视网膜上。
中岛敦刚想拉住他的手,眼前的人影就变得模糊起来。
他知道,药效到了。
可他还没牵住芥川的手。
中岛敦急忙又取来一根烟,狠狠地吸食,烟气在他的肺里徘徊,淤积。
他又一次看见芥川,走在他前面,向前方走去,头也不回。
等一下!他想追上去,刚站起来,腿就一软,又一次跌坐在地上。
幻象又消失了。
他几乎是疯了一样,点了三四根烟一起塞入口中,烟味呛人,他却甘之如饴。
中岛敦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只想看见芥川龙之介,跟上他,拥抱他,无论那是不是真实。
他想见他,无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龙之介……"他在心中反复念着这个名字,一个音节一个音节的念,把这个名字扳碎了在舌尖徘徊,他感觉舌尖存香。
中岛敦感觉他像是被无尽的黑暗包围,那黑暗带着无花果的清香和红豆沙甜腻的香气,他伸出手,拥抱空气,像拥抱许久未见的恋人。
他睁开眼,看见无月无星的夜空。
风不知何时停了,只有雪花依旧飘落。
空荡荡的街道上响起被刻意压抑的咳嗽声,中岛敦听见有人喊他:"人虎,还傻站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声音清冷,像风吹起雪花。
他想站起来,跟上那个被他牢牢记在心里的身影,可他太饿太冷,双腿已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
中岛敦狼狈地趴在地上,他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轻笑,然后他像是被什么人抱了起来,那个人身上有他熟悉的无花果香和红豆香。
中岛敦笑起来,抓住那人的肩膀:"找到你了,龙之介。"
然后他陷入永久沉眠。
第二天,新年到来,在天刚破晓的时候,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行色匆匆,他有着柔顺的黑发,发尾泛白。
他在寻找他当初收养的那个白发孩子。
然后,他停下脚步。
他看见那个白发的孩子蜷缩在地上,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已经停止了呼吸。
他为了这个孩子退出黑手党,因此遭到追杀不得不离开一年,谁知这一年的分别竟是永别。
他叹息了一声,俯身抱起那个孩子:"敦,我来带你回家。"
从此再没人见过他。
街上的人们依旧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中。

评论 ( 5 )
热度 ( 53 )

© 十八神隐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