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审神者的名字是泉奈{八}会谈

忧又优司←这是我的(常年被遗忘的长草中的)专栏

每回更新这个都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志摩守夫人并没有食言,她向土方岁三辞行时确实帮忙询问了加州清光和乱藤四郎的归还问题,关于这一点,还是斋藤一在第二天例行前来探视他们的时候说出的。

 

“志摩守夫人,比起她的丈夫,要有胆识的多啊。”剑士看着院内正来来往往收拾行李的仆从慨叹道:“只可惜是个女子。”

 

泉奈愣了一下,忍族向来看中力量能者居上,在性别上倒是男女平等,因此对斋藤一这番言论有些不解:“女子怎么了?”

 

“因为她是女子,所以在这种外敌入侵的时候只能寄期望于他人的仁慈,”斋藤一解释道:“能够在敌地收到前线的战况,并且准确判断出局势,在己方优势尚未完全消失前为自己争取到最大利益,如果她是松前藩主,从一开始就不会做墙头草吧。”

 

“斋藤先生,对这些也有研究吗?”泉奈有些奇怪,从这几日的交往看,斋藤一并不像那种对政治敏感的人,他更像一个纯粹的剑士,直来直往,不会绕花花肠子。

 

斋藤一挠了挠脸:“我是听土方先生说的……”严格算起来,他并不是这样好卖弄的性子,和泉奈转述来自土方岁三的评价也只是出于“不希望这个看起来没有攻击性的年轻人在无意间被人利用”的好意,但是现学现卖被发现这一点还是让实诚的剑士有些不好意思。

 

泉奈并没有发现斋藤一有些隐晦的好意,“华族就是这点不好,特别在意性别,明明能力要更重要一点吧……”他结合着自己在原本世界遇到的那些贵族有些惋惜地说:“虽然能够享受锦衣玉食,却和金丝雀没有什么区别啊。”

 

剑士敏锐地发现了青年人的惋惜:“你很可怜她们?”

 

“不是啊,”前忍者这样回答:“比起荣华富贵锦衣玉食,把自己的人生掌握在自己手里要更重要吧。”

 

“完全把自己的生命寄托在别人的善念上,一点也不安全啊。”盲眼青年漫不经心地说。

剑士愣愣的望着看似人畜无害的青年,他在刚刚的一瞬间感觉到了盲眼青年藏在平和外表下的另一面,比刀剑更加锐利,更加冰冷的一面,他从未发现的,属于“宇智波泉奈”的一面。

 

错觉吗?斋藤一眨了眨眼睛,看向再次披上伪装的泉奈,怎么看都只是个柔弱的贵族青年,不过,就是因为对方看起来太过无害了,才会可疑啊……

 

剑士再次在心里评估了一下盲眼青年,暗自下定了决心。

 

尽管对泉奈多有怀疑,斋藤一也没有在表面上显示出来。他顺势扯开了话题,两人又聊了一会,斋藤一就被土方岁三派人叫走了,只留了泉奈一人坐在廊下。

 

“斋藤一啊……”泉奈默念着剑士的名字,对方并不是他本次任务的目标,但是昨晚加州清光和他讲解这次任务的时候却着重提及了寡言的剑士——

 

 

“斋藤先生,”加州清光的红瞳在烛光下显得更加鲜艳,他难得的在审神者面前板着脸,露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他本来不应该在这里。”

 

“什么意思?”泉奈一愣,有些无法理解清光的意思。

 

加州清光抿了抿嘴唇,向审神者说出了自己的推测:“历史上的斋藤先生,并没有来北海道,而是应该留在了会津藩,并且一直活到了战后。”

 

“土方先生直到最后都没有战败,但是他的,同伴,全部都输了。”加州清光在说到同伴时不自觉地停顿了一下,他并没有把新选组以外的人当做是同伴,他也觉得土方岁三并不会把那些轻易投降的人当做同伴。

 

“那时候土方先生是为了营救被围困的新选组旧部,才……”

 

才被从背后袭来的流弹击中身亡……

 

提及旧事,打刀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如果,如果有更可靠的同伴,土方先生就……”

 

就不会死了。

 

乱藤四郎在一旁,看见打刀悄然红了的眼圈,忍不住上前轻轻拍了拍加州清光的背。

 

“所以时间溯行军的目的是让斋藤一留在北海道,留在土方岁三身边?”泉奈虽然看不见加州清光的表情,也从语气里猜出了少年刀的心情,他装作不知地顺着清光的话继续往下说:“有斋藤一在,土方岁三就能存活?”

 

“所以我们要让斋藤一离开北海道。”审神者做出了总结:“志摩守夫人,就是个好借口。”

 

 

“看起来你对志摩守夫人还是挺有好感的,那我应该也能继续计划了。”泉奈“看”向斋藤一离开的方向。

 

“乱,替我把那封信送给土方岁三吧。”审神者一声令下,橙色长发的短刀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隐蔽和机动,跟在剑士身后去了新选组的驻地。

 

新选组驻地里,土方岁三布置下了第二天的任务,满身疲惫地准备休息时,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请问,土方岁三在吗?”

 

“谁?”听到不熟悉的声音,土方岁三的手下意识地摁在了和泉守兼定上。

 

门缓缓地被打开,乱藤四郎特有的橙色长发在月色中熠熠发光:“这是主人要我带给您的。”

 

他双手奉上一封信:“主人说他期待着您的答复。”

 

土方岁三谨慎地接过信封,小心检查了一遍,确认了没有问题后才拆开:

 

[土方先生

敬启    近来身体如何?冬季的松前气候不似会津温暖,不知您有没有感冒?

托您的福,近几日我等暂居志摩守府上,得以结识了志摩守夫人。我听闻夫人近日要南下前往江户,随行者仅为几名下女。虽然这几名下女稍微会些拳脚功夫,但在这世道,几名妇人想要前往江户想必存在着不少风险。不知您是否还记得那日袭击夫人的流浪武士?若是经过训练的武士想要袭击夫人,单凭那几名下女必定是抵挡不住的。

我听闻您向来对妇孺仁厚宽善,不知您是否愿意将愚仆的佩刀归还,让我等保护志摩守夫人归京,或是派遣几名队士随行,夫人娘家在江户仍有不少产业,若是贵方的队士不便返回,也可在夫人的帮助下留在江户。

只是那日袭击的武士实力高超,普通剑士怕是难以抵挡,望您三思。

贸然拜访,还望海涵。

敬具

十一月十二日

松前藩邸

泉奈]

 

不伦不类的格式,土方岁三在心中吐槽了一下,这是对方第三次询问何时能够归还佩刀了,看来这佩刀果然有问题,不过,志摩守夫人归途的安全也确实是个问题。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准备叫乱藤四郎给泉奈捎去答复,一抬头却发现橙发少年已经在他没注意的时候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这样的隐蔽能力,真是令人后怕啊。土方岁三摸了摸后颈,竟然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我应该说,幸好吗?”

 

幸好对方并不是敌人。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