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审神者的名字是泉奈{七}离别

忧又优司←这是我的(常年被遗忘的长草中的)专栏

“这个问题,斋藤先生已经是第二遍问了呢。”面对着斋藤一的质问,泉奈愣了一下:“如果我回答不知道,您打算怎么办?”

 

斋藤一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他们不是你的家臣吗?”

 

“连家臣的佩剑来源都不知道吗?”恪守武士道的剑士感觉自己是被骗了,语气里带了些许不满。

 

我可从来没说他们是我的家臣啊……泉奈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每个人都有不愿意说出的秘密吧。”

 

“我觉得,随意对还不够信任的人说出秘密,是很危险的一件事?”盲眼的青年表面上仍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不去探究他人的秘密,也不主动暴露自己的秘密,这是我的原则。”

 

不够信任的人……斋藤一有些不满的抿紧嘴唇,他自以为对这个来历不明的盲眼青年算得上友善,而且也在不违背新选组利益的情况下给了对方他所能给的最大便利,却被对方评价为不够信任的人,即使他从一开始就对泉奈有着出人意料的好感,他也不由得感到了不快。

 

“出来也有段时间了,我们回去吧。”斋藤一丢下了手中的断刃,转身出了刀铺。

 

察觉到斋藤一的不满,泉奈在心中苦笑,就算我想解释,我也解释不了啊……

 

虽然斋藤一也确实不是他信任的人……不,准确的说,宇智波泉奈并没有信任任何人,在他弄明白他的处境前,他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软肋。

 

“喂!还不快点跟上?”发现泉奈依旧呆呆的站在原地,斋藤一不由得轻啧了一声:“凭你自己能找到回去的路吗?”

 

能的啊……泉奈默默地想着,但他也不愿辜负剑士的好意:“抱歉抱歉,刚刚在想事情……”

 

他赶紧加快了脚步跟上了斋藤一:“谢谢斋藤先生了。”

 

刚回到松前家的别院,斋藤就被土方岁三派来的队员叫走了,泉奈难得的对土方岁三产生了些感激之情,这样他就不用再找借口支开斋藤一了。

 

“狐之助呢?”泉奈向前来迎接自己的加州清光小声问道。

 

“已经走了,”加州清光也压低了嗓音回答道:“不过狐之助把它目前收集到的情报都告诉我了。”

 

乱藤四郎也迎了上来:“呐,主公大人,您怎么不声不响的就和那个斋藤一一起出去了!”

 

“为什么不带着我一起出去呢?”短刀小幅地晃动着审神者的臂膀,表达自己的不满。

 

泉奈微笑着拍了拍乱藤四郎的头:“因为我找斋藤先生有事啊。”他和短刀的对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不如说,他是故意让站在不远处的几名新选组队员听到他们的对话。

 

“今天的日课做完了吗?”他问道。

 

“做完了!”乱藤四郎得意洋洋地说,橙发的少年在盲眼青年身边蹦蹦跳跳,一副求表扬的样子,即使是打着保护旗号监视着他们的几名新选组队员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泉奈大人,要不要和妾身一起喝杯茶呢?”志摩守夫人依旧坐在廊下,只是手边多了一套茶具。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泉奈笑着应答道:“清光,乱,你们去忙你们的吧。”

 

“那我也去练会剑吧,”清光态度强硬的拽住了想要跟着泉奈的乱:“乱要看吗?”

 

“你练剑我为什么要看啊!”乱藤四郎气鼓鼓地大叫。

 

“因为你刚刚练剑我也看了啊,好了快来,一会我们来对练吧。”清光仗着自己比乱个子高力气大的优势,拖着短刀就走。斋藤一留下的几名新选组队员犹豫了一下,没能挡住近距离观看剑士比试的诱惑,全跟着两刃走了,只留下泉奈和志摩守夫人一并坐在廊下喝茶。

 

“好了,夫人,您要告诉我什么事呢?”泉奈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装模作样地捧在手里。

 

“真是谨慎呢,”即使怀着身孕也不减风韵的妇人斜瞥了青年一眼:“泉奈大人不打算喝茶吗?”

 

“我不喝茶,”泉奈抬起头,“看”向庭院:“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好吧,那妾身就直说了,”女人点了点头:“妾身准备离开这里去江户了。”

 

听到了不熟悉的地名,泉奈转过头,有些疑惑地“看”向志摩守夫人:“江户?”

 

“妾身的夫君,松前藩主松前德广,虽然一直说他是在江差,但他其实是藏在了馆城。”志摩守夫人似乎是对泉奈的反应有些误解:“前几日馆城被松岗大人代军包围了,以妾身拙见,破城之日就在这几天。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松前藩……赢不过榎本武扬。”

 

……你在说什么?对历史一无所有的泉奈艰难地将志摩守夫人说的一系列人名地名和近几日打听来的情报一一对应起来:“所以你要先去江户?”

 

“是的,如果等到松前藩完全沦陷,就算是土方先生也很难保下妾身,妾身娘家在江户多少还有些产业……夫君能够逃出来,他也会去江户的。”妇人突然站了起来,向泉奈行礼:“万分抱歉,泉奈大人,本来应当偿还您的救命之恩的,但现下妾身连自保都……”

 

“本来也没有指望你报恩什么的……”泉奈赶忙摆手,杀死时间溯行军本就是他们的任务,来自志摩守夫人的报恩什么的,完全就是意外之喜:“你要走的话,是不是要向土方岁三辞行?那你能不能……”

 

“妾身会向土方先生询问何日能够归还清光大人和乱大人的佩剑的。”志摩守夫人从袖子里掏出一把短刀:“这是妾身娘家的陪嫁……当年细川家给这把刀起名为小夜左文字,不是多好的刀,请您带着身边防身吧。”

 

女人一反往日的柔弱,强硬的将刀塞在了泉奈的手中:“请您一定要收下。”

 

她又向泉奈行了一礼:“妾身知道当日您救我只是偶然,您此番前来也是有着别的更重要的事情的,但救命之恩就是救命之恩,真希望妾身有能力能帮助到您一点点啊……”

 

“泉奈大人,妾身就此别过。”

 

十一月五日 ﹐土方岁三率领军队攻略松前城。城内配备七门旧式火炮﹐对攻城的榎本军构成一定威胁﹐于是土方首先占领了制高点﹐以大炮轰击松前城﹐掩护友军奇袭城门。不久﹐榎本军由马阪门攻入城内﹐松前藩兵被迫弃守城池﹐放火焚烧城下町后向江差败走。途中为了延迟旧幕府军的追击﹐竟然在沿途居民的食物中混入毒药。十一月十四日﹐由于食用有毒食物而延误的榎本军﹐又在大泷山遭遇松前藩兵的突袭﹐幸在额兵队从后方射击松前藩兵﹐才得以解困。十一月十三日,被榎本军穷追猛打的松前藩兵退守最后的据点---馆城。馆城城 内守兵单薄,日内即被榎本军攻陷。藩主松前德广于十九日趁着夜色,冒风浪乘船“长荣 
丸”逃离虾夷。——豆瓣小组
10月28日,土方岁三率领部队从箱馆出发,11月5日对松前城发起攻击并且一举攻占,作战期间,榎本的军舰“蟠龙”对土方的部队实施了舰炮支援。11月10日,松冈四郎次郎的部队出发包围了松前藩主松前德广(Norihiro Matsumae)藏身的馆城并于15日陷城。同一天,沿海岸线追击的土方部队占领江差,松前藩的残部渡海逃往本岛,至此幕府军占领虾夷全境。——《明治维新之尾声-箱馆战争》
稍微改了一下前文出现的历史错误……
其实历史上此时的斋藤一并不在虾夷,你们把这当做是时间溯行军搞的鬼吧……

评论(3)
热度(15)
© 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