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审神者的名字是泉奈{六}斋藤一

忧又优司←这是我的(常年被遗忘的长草中的)专栏



 

土方岁三锐利的目光扫过了加州清光和乱藤四郎:“你的剑?他们是你的家臣?”

 

泉奈无声地点了点头,并没有直接回答土方岁三的问题:“清光他们说看到奇怪的人在袭击平民,就去帮忙了。”

 

“他们是犯了什么错吗?”他有些不安的问道。

 

“不是,他们帮了很大的忙。”土方岁三回答道:“我只是觉得他们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身手非常了不起罢了。”

 

“那为什么你刚刚要乱放下剑?而且乱刚才的反应也非常奇怪。”泉奈追问道,他表现得像是在壮着胆子质问不知敌友的陌生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虽然看起来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少爷,却意外的很关心家臣吗?土方并没有在意泉奈有些鲁莽的行为,在他们冲突的过程中又断断续续地回来了几名队员,他一边指示队员们去将乱和清光丢下的剑捡起来,一边和泉奈解释刚刚发生的事。

 

“所以你是担心我们的身份有问题才这样警惕我们的吗?”泉奈问道,他其实也多少猜到了为什么清光和乱不愿意表明身份,刀剑变成人这种事不管怎么想都是需要保密的,因此他们两刃的态度自然会有些奇怪:“既然是这样,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名字,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呢?”

 

“当然……”土方岁三随手接过队员递来的两刃剑看了一眼:“不可以。”他死死盯着手上的打刀,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应存在于世的鬼物。

 

“为什么?”泉奈有些意外,正欲追问,却被一旁的斋藤一给扣住了手腕:“斋藤先生?”

 

斋藤一并不像刚开始那样的温和,而是一脸严肃地看着盲眼青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副长手上拿着的那把打刀,是应该已经毁坏了的加州清光,你们是从哪儿得到的这把刀。”斋藤一紧紧地扣住泉奈的手腕,不让他有挣脱的机会:“你们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斋藤,”土方岁三的神情有些复杂:“带志摩守夫人还有他们几个一起下山,我们回驻地。”他握着刀的指尖在不自觉地用力后有些发白。

 

松前城刚刚被攻破,旧幕府军还没能建立好新的政府办公场所,因此泉奈他们一行人被安排进了松前藩主留下的住宅中,这还是志摩守夫人为了报答乱与清光的救命之恩主动提供的。

 

土方岁三只是扣下了加州清光和乱藤四郎的本体,并没有对几人的行踪多加干涉,他似乎是在等几人的主动坦白,又或许只是政务繁忙没有时间。

 

较于土方岁三的忙碌,斋藤一倒是比较清闲,因此也有时间来探视泉奈等人。也不知土方岁三和他交代了些什么,面对气势汹汹地问他什么时候能把剑还回来的乱藤四郎,他只说自己是为了保护志摩守夫人的安全,其余一概不知。

 

狐之助寻来时,乱藤四郎正怒气冲冲拿着把木刀练习,加州清光怕自己习自冲田总司的剑术被斋藤一发现端倪,只能坐在一边旁观。

 

正和志摩守夫人坐在一处,从她口中了解当今局势的泉奈率先发现了狐之助的到来,趁着夫人不注意,他被符咒严密包裹着的双眼“看”向了狐之助的方向。“我去引开斋藤一,”他无声地对狐之助比着口型:“你去找清光。”

 

也不管式神到底有没有明白他的意思,泉奈有些歉意地终止了和志摩守夫人的谈话:“抱歉,夫人,我突然想起有些事情要找斋藤先生,尽管和您的谈话非常令人愉快,我也不得不终止这愉快的时光了。”

 

“无事,”志摩守夫人掩唇而笑:“妾身蒙受泉奈大人救命之恩,若能报答一二,妾身自当欣喜若狂,只可惜妾身只是一介无知妇人,不能给您更多消息,还望泉奈大人海涵。”

 

所以他才喜欢和聪明人说话,泉奈冲着志摩守夫人笑了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换了个有些不安的表情走向了正看着乱藤四郎练剑的斋藤一。

 

“斋藤先生,”他表现地有些局促不安:“我能出门逛逛吗?”

 

泉奈试探性地请求斋藤一带自己出门逛逛,不出意料的得到了看似冷漠实则温和的剑士的同意,但乱和清光却被禁止随行,斋藤一留下了几名队员“保护”乱和清光,独自带着泉奈出了门。

 

“你想要问什么,就直接问吧。”斋藤一牵着泉奈,小心地避开了人群。

 

“诶?”泉奈有些不解:“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

 

“我是说,如果你有什么想知道的事,可以直接问出来。”斋藤一说:“只要是我能回答的,我都会回答的。”

 

剑士出人意料的配合让泉奈有些茫然:“可是,您不是说……”

 

“如果是问我剑什么时候能够归还的话,我确实不知道。”斋藤一领着泉奈在一家刀铺门口停了下来:“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我们会扣下这两刃刀。”

 

“你知道刀有哪些种类吗?”剑士随手拿起了一把被刀铺老板丢在一起的劣等打刀:“短刀,胁差,打刀,太刀,大太刀,除此之外还有薙刀和枪。”

 

他左手拿着那把刀,空挥了一下:“你说,明明只是杀人凶器,为什么要分这么多种类呢?”

 

剑士并没有期待泉奈的回答,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因为攻击力。”

 

“短刀的攻击距离最短,但也有便于携带的优点。大太刀的攻击范围最大,但不便于使用。薙刀和枪的攻击范围很广,却不能近身。”说及刀剑,向来寡言的斋藤一变得口如悬河:“打刀则是在实战中最好用的,所以我们新选组多半人都是用打刀。”

 

“就算都是打刀,组长的虎彻和副长的兼定也有很大的不同。”斋藤一将手上的刀挥向地面:“因为不同的刀匠会用不同的手法锻造刀,对于懂刀的人来说,看一把刀的刀刃就能知道它的刀派。”

 

“还有一种方法,就算是完全不懂刀的人也能轻易区分两把刀。”斋藤一手中打刀的刀尖重重地磕在了地上:“那就是刀铭。”

 

“每一把刀都有独一无二的刀铭。”劣质刀的刀尖无法承受这股力量,断裂飞起,斋藤一站在泉奈身前,为他挡下了飞来的刀尖:“那把打刀的刀铭是加州清光的,而加州清光应该已经在池田屋毁于刀尖断裂。”

 

斋藤一随手丢下了手中已经毁坏的打刀:“可以解释一下吗,为什么你们手上会有完好的加州清光呢?”


评论 ( 8 )
热度 ( 16 )

© 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