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审神者的名字是泉奈{四}土方岁三

忧又优司←这是我的(常年被遗忘的长草中的)专栏

前面几章竟然打错了名字!我是蠢得吗!?

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了,泉奈是个瞎子,或者更准确的说,他的眼眶里并没有眼珠的存在,他的眼睛是被不知名的某个人给活活挖走的。但这其实并不意味着他不能‘看见’,查克拉是一种非常神奇的能量,忍者们可以用查克拉治疗伤口,进行攻击,而木遁查克拉甚至可以催生植物。在查克拉的众多使用技巧上,有一种技巧一直以来少有人能够掌握,那就是用查克拉来代替视力。这是感知忍者也很少使用的小技巧,但掌握起来并不难,泉奈并不是感知忍者,但他的宿敌是。

 

所谓的“宿敌”,即宿命的敌人,重点往往不在于敌人,而在于宿命二字,因此泉奈从宿敌手上学到这么一两招查克拉的使用技巧也是相当容易的一件事。毕竟他早就已经做好了失去双眼的准备,只是没想到失去眼睛后竟然会直接去了另一个世界,那些早已准备好了的后手竟一个也用不上。

 

泉奈其实并非那种喜欢摸人脸的登徒子,所谓的要靠摸脸才能记住长相不过是个说辞,重点其实是为了凸显自己的“瞎子”的身份,顺便看一看刀剑付丧神对于他的态度。泉奈并不想要到处嚷嚷自己“看不见”,这样会在一开始就使自己的气势比对方低一个头,他只需要在合适的时候委婉的表明自己“看不见”即可,虽然是个瞎子但行动无碍,只要对方不是个傻子,自会掂量掂量泉奈的实力。

 

至于他其实可以“看见”这件事,底牌总是要有的,不是吗?

 

泉奈一边听着加州清光讲解新选组的丰功伟绩,一边紧急跟着这两刃撤离战场,也不知到底是出了什么差错,他们的降落地点竟然是战场中心。

 

“不对,”狐之助跟在他们旁边,他已经带过很多审神者做新手指引了,从来没有一次是降落在战场中心的,他们向来是在战场边缘,只要阻止时间溯行军到土方岁三战死即可,而且土方岁三死时已是初夏,可现在明显是冬季,这很不正常:“我们不是在函馆,我们在松前城。”

 

在乱藤四郎与加州清光带着泉奈紧急从战场撤离后,狐之助暂时离开了几人,前去调查他们究竟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才使得新上任的审神者到达的战场由原定的函馆变为了松前城。

 

“松前城?”泉奈有些好奇,他对这些地名人名一无所知:“松前城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他‘望’向加州清光,等着少年刀的历史科普。

 

加州清光也陷入了沉思,时间溯行军的目标应该是土方岁三,但是攻陷松前城对于土方岁三来说并不能算是什么人生转折点,即使这位“鬼之副长”一生中并没有打过太多次攻城战,攻陷松前城也不能被称为是他的什么了不起的战绩。而且,加州清光并没有听说土方岁三有在此次战役中受伤,大概对于那个男人来说,这次胜利是理所当然的吧。

 

所以,以保护土方岁三,让他活下去为目标的时间溯行军,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到松前城的呢?

 

在加州清光努力思考的同时,这场攻城战已经结束了。土方岁三是个时代少有的同时善于谋略和剑术的兵法家,在旧幕府军中,他可以算得上是一位百战百胜的常胜将军了,只可惜他并没有可靠的队友,等一下,队友?加州清光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重点,攻陷松前城的过程中,不对,是攻陷过后,有哪些人离队了?

 

加州清光并不是土方岁三的佩刀,他的原主冲田总司在土方岁三来到北海道前就已经去世了,而他的本体刀早在池田屋事件就已经碎坏到不能修复,若不是后来的时之政府因为需要幕末天才剑士冲田总司所拥有的那般武力而将他修复,他现在也只能抱着自己破碎的本体刀在冰冷的地底沉眠。也许连沉眠也算不上,毕竟他是一把已经损坏的刀,或许从一开始就不会产生意识。

 

说的这么复杂,也不过是为了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即使是对新选组颇为熟悉的加州清光,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哪一位队士离队,而且这位队士的离队甚至被时间溯行军认定可以影响历史。

 

当然这个问题很快就被解决了,因为时间溯行军出现了。

 

异况发生时,土方岁三正带着几名新选组的队员在松前城周围巡视,查看有无敌情。而在他们刚刚踏上山路时,土方以其敏锐的眼力看见了山上一间樵夫的小屋正在燃起火焰,这小屋的周围似乎还有几名浑身散发着黑气的武士,正持刀对着这小屋,像是在防范里面的人逃出来。

 

不管那武士是敌是友,将对手活活烧死总是违反了武士道的行为。土方岁三轻啧一声,他向来以武士的标准律己律人,若那几名武士是他麾下,他需要依着军法处置他们,若不是,在这已经被旧幕府军占领的松前城,这几名违反武士道精神的武士也会被当做敌人来处理。他向身后招了招手,示意部下放轻脚步跟上。

 

加州清光和乱藤四郎几乎是和土方同时发现了那间燃烧着的小屋,不同于土方岁三的一无所知,他们知道那几名散发着黑气的武士就是时间溯行军,只是不明白时间溯行军做出如此举动是为了何事。不管怎么说。敌人都送到眼前了,当然还是先将他们砍了再说。加州清光抽出自己的本体刀,三步并作两步,直接跳到了时间溯行军的身后。他本就带着泉奈带在山上,速度自是比山下的土方快上些许,因此待到土方岁三带着队员们来到那个木屋时,加州清光已经和乱藤四郎忙里忙外地将屋里几个被烟呛得差点就要晕过去的女人给扶出来了。

 

“你们是什么人?”没能见到那几名冒着黑气的武士,反而见到两名身着洋服的少年,土方岁三暗自提高了警惕,皱着眉头抽出了腰间的和泉守兼定,刀尖毫不留情地指向加州清光。这里我们必须要解释一下,土方之所以对加州清光的警惕更高,不仅是因为加州清光看起来更为年长,还因为加州清光身上穿着的西洋军服,和新选组的某一版队服非常相似,而加州清光有意无意散发出的气场,也是非常有新选组范了。

 

加州清光倒是完全没有想到会被土方岁三撞个正着,说到底,对方作为旧幕府军的大将,为什么会在这里做巡视的工作啊?若是其他无关要紧的人,大不了把人一砍假装自己是松前城的残兵,可这是土方岁三诶?是那个土方岁三诶?且不说加州清光有没有这个本事把人给砍了,他要是今天把土方岁三给砍了,明天他就能收拾收拾去时间溯行军报道了,原因是破坏历史。

 

加州清光正努力地思考着如何向生性机敏的新选组副长解释自己的身份,作为新选组的一员,他不愿,也不可能向土方岁三撒谎,但实话实说又不行,能言善道的付丧神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这沉默也没能持续太久,先前乱藤四郎和加州清光救出的几名女人已经缓过神来,几个穿着仆人衣服的女人自发地挡在了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身前,做出了一副防备的姿态。土方岁三终于分了些许注意力给那几名身形狼狈的女人:“嗯?”

 

也不知是不是女性特有的第六感,她们感知到了清光和乱这两名救命恩人沉默背后的纠结与无奈,便勇敢地站了出来,为两刃解围:“我等是志摩守殿下的家仆,不知阁下是哪位?”

“我是土方岁三。”土方向她们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和身份:“若你们是志摩守的家仆,那你们又为何在这里?”他有些疑惑,因为松前藩主在攻城开始前就已经去了江差,这种战前离去的行为在土方眼中可以算是不战而逃,因此他说起话来并不算客气:“你们为什么没有同志摩守一起前往江差?”

 

女人们面露难色,被簇拥在中间的妇人倒像是预料到了这个问题一样:“报上我的名字。”她这样对仆人们说道。原来这是松前藩主的正妻,由于怀有身孕而留在城中,城破后转移去了山上避难,打算等到时局稳定,或者腹中胎儿落地,再去江户寻夫。

 

这计划算是挺美好的,奈何这位夫人前脚到这山上小屋,后脚就有不明身份的武士来袭击,那几名下女虽然会些许功夫,也没有本事在那几名武艺高超的武士手下将主人给护送出去,只能困守小屋,就算小屋被点燃了也不敢出来。若不是加州清光和乱藤四郎拔刀相助,几人怕是要活活烧死于屋中。

 

“既然有人袭击你们,那现在那刺客又在何处?”土方岁三听了她们的描述,心中也有了自己的判断,那几名女子只把加州清光与乱藤四郎当做是路过的流浪武士,或是犯了什么罪的逃犯,因此不愿意透露自己身份,言语间多有维护。但是他们真是只是流浪武士吗?土方岁三意味深长地看了加州清光一眼,打刀被他盯得发毛,只能强行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来。

 

“我们只是赶走了那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加州清光不肯开口,只得由乱藤四郎来进行解释:“我们忙着救人,就没注意他们的去向。”短刀笑眯眯的盯着土方岁三的脸看,他就是不说实话,对方又能那他怎么样呢?更何况,时间溯行军被斩杀后尸体都会粉碎消失,土方岁三等人就是掘地三尺也不可能找到被他们斩杀的敌人的尸体,那就不如当做是敌人逃跑了,总好过解释为何会尸体神秘消失。

 

乱藤四郎巧妙地将时间溯行军身上所散发出的黑气解释成了黑色的衣服,松前家的家仆纵然见到了敌人身上的黑气,也只会将其当做是自己一时害怕造成的眼花,至于土方等人?他们都没见到时间溯行军,又怎么知道真实的情况呢?

 

乱藤四郎并没有想到的是,土方岁三超凡的眼力竟然让他远远地看到了时间溯行军,因此对方非常清楚那几名武士绝非常人,而有能力赶跑他们的加州清光和乱藤四郎,也定是来历不凡。新选组副长完全没有被短刀的谎言所蒙骗,只是一边顺着他的说法让手下的队士去附近寻找有没有黑衣服的武士拖延时间,一边打量着来历不明的两刃。

 

去找吧,反正肯定什么也找不出的。乱藤四郎不屑地撇了撇嘴,任由土方岁三打量自己,只希望对方能够快些放他们离去。

 

过了一会,在双方都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情况下,一个队士意外地押着一名穿着黑衣的男子回来复命。竟然真的捉到了人了?加州清光和乱藤四郎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被带回来的那人,哦,天啊!他们惊地差点跳了起来,被带回来的那人并不是别人,正是被两刃一狐丢在山上的审神者,泉奈。

 

好吧,这下搞不好真的要把土方先生给砍了呢。加州清光这样想道。

评论(2)
热度(17)
© 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