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审神者的名字是泉奈{三}出阵

想起来更新一下,原文在晋江

忧又优司←这是我的(常年被遗忘的长草中的)专栏


乱藤四郎,由于是本体是刀剑中少有的乱刃的缘故,而以可爱到类似女性的外表出现。当然,只是外表类似女性,事实上,乱藤四郎从身到心都是男孩子,虽然非常喜欢说骚话,但他其实,意外的是个童贞。

 

简单来说,就是,他很习惯去调戏他人,但是当被别人调戏时(他把泉奈的话当成了调戏),会非常害羞。

 

“主、主公大人,掀裙子是不允许的哦!”乱藤四郎这时候觉得加州清光此先挡到他和泉奈之间的行为真是帮了大忙,短刀仗着身形偏小,躲在打刀身后,有些怯生生地露出半个脑袋:“您这是性骚扰哦。”

 

性骚扰和裙子是什么?老古董泉奈听到了两个他并不了解的生词,他暗自记下这两个词,决定稍后去问问加州清光。当然,单看乱藤四郎这反应,泉奈就明白了这刃定是误解了什么,他无所谓地笑了笑,正欲解释,加州清光就抢先回答了新同事的问题:“主公他看不见我们,摸脸是为了记住我们的长相。”他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泉奈的听力向来灵敏,就算加州清光是贴着乱藤四郎的耳边说,他也能够听到。“主公大人只是想要摸一摸你的脸而已,不要害羞啦。”加州清光将乱藤四郎推到泉奈面前,故作轻松地说:“好啦,主公大人,我已经摁住乱酱了,你可以慢慢摸哦。”

 

加州大人,您这样的行为,很像是逼良为娼哦。狐之助试图用眼神来吐槽,加州清光若无其事的瞥了它一眼,向狐之助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好吧,狐之助乖乖地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口,一副我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

 

泉奈并不知道加州清光和狐之助间的视线交流,他只注意到打刀不愿让他自己揭自己伤疤的体贴,虽然他是自愿失去光明,也不觉得失去眼睛有多么的让人难受,但被陌生人关心(在他眼中无论是加州清光还是乱藤四郎都算不上是同伴,只能算是知道名字的陌生人),还是令人感动的。

 

乱藤四郎知道了泉奈为何要摸脸后,整个刃都放松了下来,他笑嘻嘻地将脸凑到泉奈跟前:“主公大人请摸~乱酱我的眼睛是天蓝色的哦~”不管是加州清光还是乱藤四郎,都是相对开朗大方的性格,而且他们对于审神者的触摸也没有丝毫的反感,甚至还有些喜欢被泉奈接触身体,这是刀剑付丧神的通病。

 

泉奈仔细地记住了乱藤四郎的模样,随手拍了拍短刀的头:“要多吃一些,好长个子哦。”尽管内心并没有将两刃刀剑付丧神当做可以信任的人,也不妨碍泉奈在表面上做出亲近的姿态,他本就是这样外热内冷的性子,在陌生的地方更是如此。

 

狐之助瞧着乱藤四郎已经和泉奈熟络起来,觉得应该可以进入下一步新手指引了,它用小爪子拍了拍地面:“审神者大人,既然您已经锻造出了新刃,那么我们就直接进入下一个步骤吧。”

 

几人又回到了时空穿梭装置处,在狐之助的指导下,泉奈将时钟中心那本被狐之助成为刀帐的书收了起来,又向时钟输入了少许查克拉。随着查克拉,也就是灵力的输入,泉奈听到齿轮转动的声音,下一秒,他就敏锐的感觉到了周围景致的变动。

 

如果说结契前本丸的环境是死寂的,结契后是生机勃勃的安静,那么现在泉奈他们所处的环境就是死气沉沉的喧闹。泉奈深吸了一口气,他从空气中闻到了厚重的血腥味,这不是死一个人两个人能够产生的血气,这是只有成百上千个生命一同消亡时才能产生的血腥味,这里是战场。

 

泉奈对战场非常熟悉,战场从来都是喧闹的,怒吼声,悲鸣声,兵器相碰在一起发出的金石之声,但战场也是寂静的,静到泉奈可以清晰的听到刀剑穿透身体划破骨肉的声音。在战场上,每死去一个人,战场就会安静一分,于是战场从喧闹变得寂静,到最后,就完完全全的安静下来,安静的仿佛死去。

 

“这里是哪里?”泉奈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头,被一言不合地传送至战场,还是几近手无寸铁的状态,对于以刀剑为主要武器的泉奈来说,可以说是最为糟糕的状态。

 

“是函馆哦。”狐之助回答道:“加州先生应该听说过这里吧。”狐狸式神摇着尾巴,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加州清光只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阻塞着自己的呼吸,他当然知道函馆,这是他的前主冲田总司所属的新选组的葬身之地。虽然箱馆战争发生时无论是冲田总司还是加州清光都已归于尘土,但新选组对他们来说是不一样的,加州清光所穿的西洋式军服,就是前主生前未能穿上新选组队服,即使他现在已经有了新的主人,开始了新的刃生,冲田总司和新选组也依旧在他心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清光君,能告诉我,函馆,现在有多少人是我们的敌人吗?”泉奈久久得不到回答,有些好奇的‘看’向加州清光,他对于此世的一切都不了解,即使他对清光和乱还算不上信任,但由于先前这两刃表现出的善意,让泉奈可以选择性的相信他们。

 

这种问题,幸好是问我,要是问的是和泉守兼定或者崛川国广,他们不会当场就哭出来了吧。加州清光有些苦涩的想着,一想到那些战友们的悲剧命运,他很难不感到悲伤:“这里发生的是箱馆战争,新选组副长土方岁三的葬身之地,也是新选组最后的战场。”

 

打刀修剪的恰到好处的指甲陷进肉里:“就是在这里,土方先生带了五十人的敢死队,单枪匹马地突入敌阵,试图解救被包围的新选组旧部,最终,被流弹击中身亡。”

 

加州清光并没有说的是,土方岁三的死对于当时苟延残喘的幕府造成了致命性的打击,直接推动了后来榎本武扬的开城投降与虾夷共和国的灭亡。当然,也有一种说法是,杀死土方岁三的并不是他的敌人,而是来自他身后的子弹。榎本武扬意图投降,而土方岁三是坚定不移的主战派,作为新选组副长,他杀死了太多维新志士,只要土方岁三活着,只要新选组并未解散,明治政府就不可能接受谈和,所以榎本武扬,或者别的什么人,下令在战斗中偷袭土方岁三,至少让他在战斗中像一个武士一样的死去了。

 

换句话说,土方岁三的生死就是这个时间最为重要的转折点,如果时间溯行军想要改变历史,最好的方法就是救下土方岁三,也就是说,加州清光他们,为了守护历史,将不得不眼睁睁看着,甚至是推动土方岁三的死亡。

 

这是件多么悲伤的事啊。



本土方厨开始掺杂私货,顺便一提这个幕末副本的人物是我自己对这些历史人物的印象【受司马辽太郎的影响非常大】

评论
热度(20)
© 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