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审神者的名字是泉奈{二}锻刀

这篇是在晋江连载的……所以关注我的lofter可能会要等很久(等我想起来)才能看到更新(毕竟是半月更)

忧又优司←这是我的(常年被遗忘的长草中的)专栏

佩佩不要看,给我好好学习去,等你高考完我才会主更这篇,现在是在速度非常缓慢的存稿中呢

刀剑乱舞我已经半A了很长时间了,对人物的性格理解应该有非常大的偏差(毕竟这文是泉奈的慢穿)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指出来,谢谢w

 

新上任的审神者是个瞎子,这个消息哪怕是作为时之政府代表的狐之助都没有能够事先得知,它所知的只有这位审神者是时之政府特意从异空间带来的,由于穿越时空裂缝而在医院休养了很长时间,现在就任审神者也是为了向时之政府报恩。

 

不对!狐之助在自己所掌握的情报中发现了古怪,时之政府特意将宇智波泉奈带来,让他离开自己的家乡,必然是有求于他,那么,为什么宇智波泉奈还要向时之政府报恩呢?

 

狐狸状的式神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关于时之政府的隐秘,它抬眼看向黑发青年,这只是一个会向刀剑付丧神说出自己真名的笨蛋,虽然有着强大的灵力,但若是时之政府对他有所图谋,一个瞎子,能够发现什么呢?

 

狐之助咬着自己的尾巴,它不太明白,为什么身为时之政府的式神,自己却会担心一个刚刚见面的人类。刚刚发生了什么?狐之助敏锐的发现自己似乎发生了某些变化,而它并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是坏。

 

加州清光并没有狐之助这样多的思虑,在得知了审神者做出那样近似性骚扰的发言只是因为看不见后,他直接就松了一口气,握着泉奈的手摸向自己的脸颊:“主人早点说嘛,吓了我一跳呢。”他笑的眉眼弯弯:“这是眼睛,这是鼻子,这是嘴巴……”他拽着泉奈的手,一点一点地摸过自己的脸:“俺撫でて楽しいの?(摸着我开心吗?)”

 

他是刀剑的付丧神,生来就渴望着被主人触摸。

 

“开心啊。”泉奈抽出了自己的手,点了点加州清光的眉心:“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是红色哦~”加州清光有些骄傲的说:“顺便一提头发是黑色的!因为我本体的刀鞘就是红黑色的,所以化形的时候就变成现在这样啦。”

 

加州清光一贯对自己的容貌非常自信,相对贫寒的出生和本刃的遭遇,让他对于被爱着这一点非常在意,而且,只有漂亮的刀才会被爱着,他一直坚信着这一点。

 

可现在的问题是,泉奈看不见,这让加州清光不得不花更多的心思来讨好审神者。审神者的头发是黑色,他的头发也是黑色,审神者扎了小辫子,他也扎着小辫子,加州清光努力地将自己的外貌描述得和审神者相似,他很清楚,人类对于和自己相像的人会有好感加成,再加上他是初始刀,泉奈必然会更加亲近更加偏爱他。

 

“是吗?”泉奈的手指在加州清光的眼睛上轻抚而过:“是什么样的红色呢?像血一样吗?”

 

加州清光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随后想起了审神者并不能看见,赶忙开口:“血一样的红色不会觉得有些太渗人了吗?安定说我的眼睛像黄昏时候的火烧云哦。”

 

黄昏时的火烧云吗?泉奈忍不住笑了出来:“那真是美丽的眼睛呢。”他揉了揉少年的头发:“清光君,很可爱呢。”

 

狐之助在一旁好不容易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转头就发现让它这样苦恼的罪魁祸首正轻抚着加州清光的眼睛,虽然这一人一刃间依旧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但从狐之助的角度来看,这两人的动作可以说是非常暧昧亲昵了。

 

狐之助轻咳一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既然审神者大人已经召唤了自己的初始刀,那么我们现在就前去锻刀吧。”

 

锻冶所与修复工坊都在本丸的中心位置,距离时空穿梭装置并不远,即使本丸已经在泉奈的查克拉作用下变为原来的数十倍大小,从时空穿梭装置走过去也只需要三五分钟。一路上泉奈都在听加州清光讲他所看见的本丸,付丧神似乎觉得审神者应当了解一下自己的本丸,见泉奈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就竭尽所能地用自己并不丰富的词汇来描述着泉奈的本丸,只可惜他本也不是那种风雅文人的佩刀,自然也看不出本丸景趣中蕴含的文化底蕴。

 

狐之助也趁这机会好好打量了一下这个大得惊人的本丸,在本丸景趣这方面,代表时之政府拜访过不少本丸的它较加州清光自是要有经验得多,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本丸的不协调之处——家纹,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被抹去了的家纹。

 

审神者必须要灵力充沛,而普通人即使有灵力也不知如何正确运用,因此最优秀的审神者多为阴阳道与神道世家出身,既是世家,居所以及日用品的家纹便必不可少,时之政府也贴心的在本丸的锻冶所、修复工坊等并不那么重要的场所为世家审神者准备了家纹的镌刻之处,开启本丸时会自动加上。狐之助也看过不少世家的家纹,唯独没见过像宇智波泉奈这般,将家纹刻上又硬生生抹去的,再联系对方向付丧神自我介绍时只说了名字没说姓氏这一举动,式神摇了摇尾巴,这位审神者大人,该不会是被家族放逐了吧?

 

暂且不提狐之助心中的种种猜测,此时一行人已经走到了锻冶所,刀匠式神感受到本丸主人的到来,正在门口等候。被命名为刀匠的式神虽有人身,但身材矮小,不通灵智,并不能与审神者交谈。至于锻刀,说是锻,其实也只是将准备好了的材料放入炉中,然后由刀匠来进行捶打塑形。放放材料而已,对泉奈来说并不复杂。

 

锻刀时放入的材料决定了最后刀的种类派别,作为时之政府的新手指引,狐之助提供了第一次锻刀所需要的材料,以及让刀剑迅速成型的加速符,当然,都是最低限度的,以后锻刀就需要审神者自己完成任务收集资源了。

 

泉奈将材料投入炉中,再贴上一张加速符,在符纸的作用下,锻刀炉附近的时间被加快,只是短短一瞬,原本需要等候二十分钟的锻刀就结束了。

 

接过刀匠递来的短刀,泉奈像唤醒加州清光时那样向刀中注入了少许查克拉:“乱藤四郎だよ。……ねぇ、ボクと乱れたいの?(我是乱藤四郎哦。……呐,想和我一起乱来一场吗?)”留着橘色长发的付丧神在光中出现,笑容满面地握着审神者的手:“ボクと乱れよ?(和我乱来一场吧?)”

 

从审神者性骚扰付丧神变成付丧神性骚扰审神者了!狐之助表面上仍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内心正在疯狂咆哮,这本丸怎么gay里gay气的,明明说的都是正常台词,怎么听起来就这么不可描述呢?

 

加州清光则是一步上前打掉了乱藤四郎的手:“我是加州清光,是这个本丸的初始刀。乱藤四郎,以后请多多指教。”他握着乱藤四郎的手,表情要多诚恳有多诚恳,仿佛刚刚强行拆散一对苦命鸳鸯(这只是在乱的眼中看来)的刃并不是他一样。

 

泉奈并不知道这两刃间发生了什么,他只是微笑着向他所以为的乱藤四郎所在的位置(现在那里站着的是加州清光)打了个招呼:“我的名字是泉奈。乱藤四郎,我能摸一摸你的脸吗?”

 

评论 ( 8 )
热度 ( 29 )

© 十八神隐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