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审神者的名字是泉奈{一}初始刀

假装更新,虽然这其实是我一直在晋江上连载的(并没有一直也没有连载)审神者泉奈。懒癌是所有作者的敌人。

宇智波泉奈来到这间本丸时,这间本丸还什么都没有,萧索凄凉得连一片落在地上被风吹起的黄叶都没有,空气里弥漫着灰尘的味道,狐之助走过空荡荡的庭院时会留下一个个梅花般的脚印。

 

“审神者大人,”狐之助的爪子拍在地上,发出“啪塔啪塔”的声音:“请往这里走。”

 

它是时之政府批量生产的式神,除了能够口吐人言这一点外和一般的狐狸并无区别,以它那小小的脑容量,大概是不会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直直地往湖走去,就算差点掉下去,也不躲不闪的吧。

 

所以这位审神者大人是个笨蛋吗?狐之助这样想道,如果是个笨蛋,还能做好审神者的工作吗?

 

直直地往湖走去,被式神当做笨蛋的宇智波泉奈听到了狐之助的声音,换了一个方向继续向前走,他是个身量不高的青年,黑色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了一条小辫子,额前有些细碎的头发,双眼被符咒所遮挡,只露出小半张清秀的脸来。

 

单看这张脸,他的年龄最多也不过二十出头,但他通身气度却没有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常有的浮躁,他安静而又沉稳,如果狐之助再智能一点,它会知道,这个沉默寡言的黑发青年,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脱离了普通人类的范围。但即便它发现了这点也无所谓,因为能担任审神者这一职位的人,本来就不会是普通人类。

 

“审神者大人,这里就是您的本丸了。”狐之助引着宇智波泉奈来到一个由外露的齿轮组成的类似钟表的地方:“这是时空穿梭装置,由于审神者要带领刀剑付丧神们和时间溯行军在不同的时空对战,出阵归阵都要经由此处,所以这里可以算是整个本丸最重要的地方了。”

 

也不知狐之助碰了什么机关,时钟的中心浮现出了一本书来。“审神者大人,请在这里输入您的灵力。”狐之助并恭恭敬敬地说:“请尽可能的多输入一些,这决定了本丸的初始大小。”

 

“初始大小?”宇智波泉奈有些好奇:“也就是说,以后还能扩建的喽?”式神点了点头,颈上挂着的铃铛铛铛作响:“是的,但是后期扩建所需要的资源过于庞大,难以凑齐,一般建议是直接将本丸修建至最大,不进行扩建。”

 

审神者啊,宇智波泉奈在来的路上已经听狐之助讲解了审神者的工作内容,原本他作为忍者,是不会再接受审神者这样的工作的。

 

但是宇智波泉奈作为一名忍者,已经为宇智波家族献出了自己的一切,谁曾想到当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时空裂缝会突然出现,把重伤将死的自己带到这个位于时间与空间缝隙的时之政府呢?

 

作为救了重伤的他的回报,泉奈同意了时之政府的邀请,选择成为维护历史的审神者,他心里清楚,既然他已经无法回到宇智波,那么做什么都一样。

 

泉奈伸出手,向书中注入了自己全部的查克拉,按照这里的称呼应该是灵力?反正都是力量,叫什么都一样。

 

背对着泉奈,狐之助的脸上露出了相当吃惊的神情,这神情出现在狐狸脸上颇有些怪异,但此时的本丸正在急速扩张中,地面隐隐透露着查克拉那蓝色的光,湖泊变大,树木抽叶生枝,又有花鸟鱼虫,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各自安家,繁衍生息。

 

原本寂静的本丸像是一瞬间被激活了,面对周围景致如此大的变化,泉奈又哪来的精力去注意一只小小的狐狸式神呢?

 

一口气耗尽了自己几乎全部的查克拉,泉奈有些疲惫地坐了下来。倒也不是累到不能站立,但是战场上多保存一分体力就能多一丝存活的几率,坐着总比站着省力,反正到最后都是放忍术,坐着也没什么问题。

 

更何况前忍者早已习惯在休息时摆出一副力竭的样子迷惑敌人,看起来即使在远离战场的现在,这习惯也依旧保留着。

 

泉奈歇息了片刻,脸色也由苍白渐渐恢复过来时,狐之助估摸着审神者已经恢复了些灵力,它摇了摇毛绒绒的尾巴,从胸前的铃铛里掏出五把刀来:“请审神者大人选择一把初始刀吧。”

 

初始刀什么的,都是一样的吧。泉奈对此毫不关心,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伸出了手,抓取了离他最近的一刃:“就是他吧。”

 

“啊啊,是加州清光呢。”狐之助说道:“它是冲田总司所使用过的佩刀,在著名的池田屋事件中,由于被过度使用,而刀尖折断,无法修复。作为刀而言,性能还是相当不错的。”

 

泉奈并不知道冲田总司是何许人也,对他来说,刀只有好用和不好用之说,是谁的佩刀并不重要。

 

泉奈依着狐之助所说的向刀中注入了少许查克拉,随着力量的注入,泉奈手中的刀开始发光:“あー。川の下の子です。加州清光。扱いづらいけど、性能はいい感じってね。(啊-我是川下之子,加州清光。虽然不好上手,但性能很不错的喔。)”黑发红眼的少年在光中出现:“可愛くしているから、大事にしてね。(这么可爱的我,记得要好好对待喔)。”

 

“好啊,”泉奈冲着少年微笑:“我的名字是泉奈。加州清光,我能摸一下你的脸吗?”

 

最怕空间突然安静。加州清光想起了这句在现世似乎颇有名气的一句话,他有些尴尬的看着身着黑色长袍的青年,连脸上一贯挂着的,计算的恰到好处的微笑都没能保持。

 

狐之助的毛都被吓得呲了起来,它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对审神者竟然对刀剑付丧神说出了真名这点更惊讶,还是对审神者竟然对刀剑付丧神进行性骚动发言这点更惊讶。

 

所以这位,果然是笨蛋吗?狐之助有些不安地用爪子扒拉地面,刀剑付丧神,虽然在人类信仰的加持下拥有了微末的神格,但是终归还是妖怪出生。妖怪的天性里有肆无忌惮的一面,虽然平日里会被神格压制,但在某些极端条件下,属于妖怪的掠夺性也会展露出来。

 

换句话说,如果这位新上任的审神者宇智波泉奈,在今后的日子里继续这样撩拨属于他的刀剑付丧神们,他就会有一定的概率会被某刃刀给神隐,毕竟,他已经向刀剑们交付了真名,而在未来的协同作战共同生活中,刀剑们也有可能会向他交付真心。

 

真名、真心、其中的一方为非人类,可以说,这完美符合了神隐的要求。狐之助有些焦躁,具有强大灵力的人类并不好找,更何况宇智波泉奈所具有的并不只是强大的灵力,还有更为稀有更为罕见的某项才能,能够让时之政府心甘情愿为了他破开时空裂缝的才能。

 

泉奈像是完全没注意到现场气氛的尴尬,他站在原地等了一会,没能等到加州清光的同意,只好带着些惋惜意味的叹了口气:“你不让我摸摸看的话,我该怎么记住你的样子呢?”

 

直到这时,加州清光和狐之助才惊讶的发现,新上任的审神者之所以用符咒遮住眼睛,并不是因为不想展现真容,而是因为他是个瞎子。

 

仅此而已。

评论 ( 20 )
热度 ( 42 )

© 十八神隐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