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柱斑鸣佐】新年祝福

这是泉奈没死于战场但在后来还是死了的if世界……

cp是柱斑鸣佐,还有少量扉泉暗示(其实已经可是算上明示了)

老爷爷斑,老爷爷柱间,还有相对来说不算太老的老爷爷扉间

新年快乐


“我说佐助啊,我们这是去哪里啊?”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宇智波佐助一大早就把睡懒觉的漩涡鸣人从床上拖起来,塞到车里,在鸣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佐助已经开着车,带他跑到了一条少有车辆通行的路上。鸣人嘴里咬着佐助塞给他做早餐的面包,口齿不清地问道:“这条路我怎么从来没走过啊,佐助你别是开错方向了。”

宇智波佐助施舍给了鸣人一个怜悯的眼神:“你来过就有鬼了,吊车尾。”“诶诶诶,佐助你这话怎么说的?我漩涡鸣人,人称木叶的移动地图,木叶哪条路我没走过啊?”鸣人当场就炸了,要不是佐助正在开车,他怕是要和佐助好好理论上一番:“我昨天才考完木叶的规划图,这条路绝对不在规划图上!”

啧,所以说这家伙是吊车尾,佐助心说,学了后面就忘了前面。他悠悠开口:“木叶三年,由初代目做主,在木叶的西南角划了一块地给宇智波,从此这片地域的管辖权由当时的宇智波族长宇智波斑接手,木叶方面没有过问的权利。这事我记着木叶史可是说过了的,你不记得了吗?”

漩涡鸣人当场卡壳:“当,当然记得啦,那这里就是你们宇智波的自留地了?”他故作镇定的看向车窗外:“还挺繁华的啊。”嗯,树长得很繁华。佐助在心里吐槽,顾及着鸣人的自尊心,他很给面子的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加大了油门,车子在烟尘中飞速的向目的地驶去。

千手柱间正坐在自家门前和宇智波斑一起喝着茶,远远地就看见有辆紫色的跑车开了过来,带起一路尘土。“一看就知道是佐助那小子的车。”宇智波斑点评道:“基佬紫。”尽管已经年迈,成了干巴巴的老头子,当年的战场修罗也还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潮老头:“品味太差了,和泉奈差远了。”“泉奈的话会开什么颜色的车呢?”千手柱间突然问道,他年纪和斑差不了几天,虽然由于保养得当还不算太显老,心态却已经是实打实的老年人了,老年人喜欢追忆故人,说的就是千手柱间这种情况。

斑很明显被问住了,他沉默了好一会:“泉奈,应该喜欢开蓝色的车?”“他应该更喜欢开飞机。”千手扉间端着茶点走过来,随口就插了一句。斑脸上有些挂不住:“我说的是泉奈喜欢车的颜色!”“那也不会是蓝色啊,”千手扉间说:“泉奈的话,应该会买把所有颜色的车都买一辆,搭配衣服开。”斑仔细一想,觉得扉间说的一点也没错,但他又习惯性和扉间抬杠:“不只是颜色,车型也是每种车型都要买。”“你们难道不觉得这有些太浪费了吗?”柱间在一旁怯生生地吐槽,每回斑和扉间聊到泉奈,两人间就会形成奇怪的气场,让他觉得自己格格不入:“而且佐助已经到了,你们还要继续聊吗?”

佐助抱臂站在旁边:“啊,不用在意我,你们继续。”他已经习惯了斑和扉间时不时这样抬杠了,鸣人却没有:“我说,你们还要无视本大爷到什么时候啊?”他染了金色的头发,年龄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年轻到每个细胞都在吵吵闹闹地生长,扉间看了他一眼,觉得这孩子简直是个移动的小太阳。

“喂,吊车尾!”佐助踩了鸣人一脚:“说话注意点,这是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他小声说道:“站着的那位是千手扉间。”“什么?这是影岩上的那几个大叔吗?长得一点也不像啊。”鸣人大惊失色,绕着斑转了几圈:“虽然看着眼熟……但是他明明和雕像长得一点也不像啊?”斑连看都懒得看他,倒是扉间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笑了出来:“雕像那是几十年前做的了,当然不像。”

眼见宇智波斑的脸色越来越差,千手柱间赶忙转移了话题:“话说佐助你带来的这位?”“本大爷是漩涡鸣人!”鸣人骄傲的抬起头来:“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唉痛痛痛痛!佐助你干嘛打我头?”“白痴吊车尾。”宇智波佐助收回了手,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宇智波斑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人互动,冷不丁的开口:“你男人?”

“噗,咳咳咳。”柱间嘴里一口茶还没咽下去,当场就给喷了出来,扉间皱着眉头给他拍背顺气:“大哥你这么吃惊干什么,佐助也已经长大了,交个男朋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反应最大的却是鸣人:“等等我们不是这样的关系……不对你们是怎么知道的,不是,你们不反对吗?”他显得有些慌乱,甚至有些说不清话来,斑不带任何情绪的看了他一眼,转头和佐助聊起了天:“就决定是他?不改了?”佐助也板着张脸,点了点头:“嗯。”“好。”斑点了点头,站了起来,看都不看鸣人:“回去了柱间,我累了。”说罢转身就走,腰杆挺得笔直,丝毫不显老态。

千手柱间赶忙追上去:“等等我啊斑!”他站起的动作猛了点,似乎闪了腰,边走边偷偷揉腰,步伐倒是没见放缓,反而加快了点。他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来转身,冲着两人微笑:“会很辛苦的,可不要放弃啊。”佐助嗤笑一声:“当然。”他的神情却是一如既往的高傲。

鸣人看着佐助,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对眼前这个和雕像长得一点也不像的宇智波斑莫名眼熟,他还真是蠢的,佐助的动作神态,分明和斑一模一样。“呐,佐助……”他讷讷开口:“他们这是在祝福我们吗?”

“他们就是在祝福你们。”千手扉间开口插话,他俯身收拾起小桌上的茶具:“真是的,不管多大年纪都要给别人留一堆烂摊子。”他嘴上抱怨着,手里却没停,佐助也走了过去帮他一起收拾。

“你自己做的决定,那就不要后悔。”扉间对佐助说道:“虽然斑那个老家伙说着不管不管的,要是有人对你们有意见,那就叫他过来找我们,你可是宇智波,别让自己受委屈了。”他直起身,拍了拍佐助的肩膀:“加油吧。”

千手扉间正打算离开,鸣人一脚站到了他的面前:“等一下啦扉间大叔……啊不对,是扉间爷爷,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扉间愣了一下,看向佐助:“意思就是,佐助可是我们最喜欢的小辈了,你可别让他被别人欺负了去。”他的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像是看着自己最中意的孩子,但鸣人的直觉却告诉他,千手扉间所看向的人,并不是佐助。但是这和鸣人没什么关系,他拍拍自己的胸脯:“当然!我不会让佐助被人欺负的!”他是那样的骄傲,像棵小树苗一样站着,金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扉间仿佛看见了他未来的模样,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就交给你了。”他手上拿着茶具,大步向前走去,留下恼羞成怒的佐助和鸣人,头也不回,孩子们长大了,这实在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你看,泉奈,孩子们都长大了呢。”

佐助忿忿不平地又踩了鸣人一脚:“吊车尾的!谁会被人欺负啊!”鸣人傻笑着抱住佐助:“我会被你欺负啊。”他们笑着,闹着,或许未来会遇到不计其数的阻碍,但那磨难只会将他们打磨成最美的最坚硬的姿态,然后在很多年以后,他们也会坐在家门口悠悠哉哉地喝茶晒太阳,笑着对来看他们的小辈说:“新年快乐。”


评论(2)
热度(42)
© 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