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小莫&原创御主】双人旅行(肆)

久违的更新……抽泳装莫沉船了,相当绝望

(壹)(贰) (叁)


“这里是伦敦?”莫德雷德一脸复杂的打量着眼前明显有被火焰灼烧过的痕迹的废墟,空气里弥漫着死亡的气息,被烧焦的木材一触即断,断口有几点的火星飘落,落在艾尔薇娅深灰色的斗篷上,留下一个颜色稍深的黑斑。

时空旅者正站在废墟之上远眺着大火后的伦敦城,史书记载,这场大火整整烧了四天,包括圣保罗大教堂在内,伦敦超过六分之一的建筑在火中被焚毁,万幸的是只有八人在火海中丧生,大多数居民有充分的时间逃离。这是真实吗?还是谎言?艾尔薇娅看着废墟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的烧焦的尸体,一如既往的保持着沉默,她原本有能力阻止这场火灾,只要关上布丁巷那位面包师傅烤面包的炉子,或者督促伦敦市长更加重视这次火灾,但这是不被允许的。这是回到过去的代价,或者说,制约。

艾尔薇娅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就知道,这场火灾必须要发生,因为这将烧死大量老鼠,阻止鼠疫继续横行,烧毁大量破旧房屋,让伦敦城的规划设计更为完善。没有这场大火,伦敦城,乃至整个英国,经济都不会有那么大的起色。所以她故意没有带莫德雷德进入伦敦城,只是在牛津地区游荡,万幸的是莫德雷德并没有发现她刻意回避着伦敦,只当艾尔薇娅是想要偷偷见上当时在牛津躲避瘟疫的英国王室一面。英王查理二世,复辟了斯图亚特王朝,人称“快活王”,尽管在莫德雷德心中对这种会被议会军逼走他国的软弱王族相当不屑一顾,但她是一个相当尊重御主的好从者,如果艾尔薇娅喜欢这种国王,她也不会过多置喙。

艾尔薇娅自是不知道莫德雷德的想法,她从废墟顶部跳下,径直拉着莫德雷德向后世的格林威治天文台走去:“这里是伦敦,只是被大火烧毁了罢了。”她救不了那些注定了会死在这里的人,她清楚地知道。

莫德雷德却强硬的停留在原地,凭借英灵被圣杯强化过的五感,她发现了一个被掩埋在废墟下的孩子,不知道那个孩子遭遇了什么,除了身上有些灰以外,她竟然逃过了这场席卷了半个伦敦的大火,而且奇迹般的毫发无伤。“艾尔薇娅,”莫德雷德对自己的御主说道:“这下面有一个还活着的孩子,救救她吧。”

艾尔薇娅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自家从者:“我不能。”“为什么?”莫德雷德问道:“只是一个小孩子罢了,为什么不能救她?”艾尔薇娅垂下眼帘,显得有些无奈:“这是规则。”“规则有这么重要吗?”叛逆的骑士说:“你不是这么遵守规则的人吧。”

我是啊。一直不肯暴露真容保持着神秘的魔术师叹息,我就是那种死守着规则,不愿意反抗既定命运的人啊。她抬眸看向莫德雷德,少见的红色眼瞳里满是苍凉,那是与她年龄不合的苍凉感,仿佛一个苍老的灵魂被塞进了这具年轻的身体里,莫德雷德下意识地抽出剑来:“你是谁?”

“我是……艾尔薇娅。”魔术师回答道,下一秒,年轻master身周的违和感就消失了:“是个时空旅者。”银发的时空魔法使对自己的同行者微笑:“好了,我们得要快点到天文台才行。”她的语气里有一种不容反驳的意味,莫德雷德犹豫了一瞬,还是乖乖收起剑跟着艾尔薇娅走了,她现在是个从者,无法反抗自己的御主。金发剑士默默捏紧拳头,艾尔薇娅身上有很多秘密,这点她一直都知道,出于体贴她没有细究,但如果一直以来和她相处良好的艾尔薇娅只是伪装,叛逆的骑士轻哼一声,御主又如何,欺骗她的家伙绝对不可原谅。


【注:

伦敦大火

发生于1666年9月2日~5日,是英国伦敦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火灾,烧掉了许多建筑物,包括圣保罗大教堂,但切断了自1665年以来伦敦的鼠疫问题。笛福说过,如果没有那场大火,伦敦乃至整个英国的经济不会有那么快的起色。

查理二世

在克伦威尔去世后复辟成为斯图亚特王朝的苏格兰及英格兰国王,很有魅力、十分风趣受到普通人民的爱戴,被称为“快活王”。

                                                                         以上内容均来自百度】

评论 ( 15 )
热度 ( 13 )

© 十八神隐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