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Fate/Divine joke漩涡水户番外

还是和 @浮世 一起搞得fate系火影,水户与其从者的梦境,微量剧透注意,意识流,全文请点Fate/Divine joke的tag

最讨厌的色彩

漩涡水户陷入梦中。
她看见眼前一片鲜红。
浓烈的、浓厚的,像是一层一层血液反复涂抹以后的颜色,光是看,就能够感受到扑鼻的血腥味,水户很清楚眼下的情况,这是长门的梦。
不,与其说是梦,不如说这是长门内心深处的景象。“长门大人表面上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实际上内心相当的血腥暴力呢。”水户想起了香磷对长门的评价:“说是血腥暴力也不妥,怎么形容呢?就是那种自己没有得到救赎,然后自暴自弃的感觉。”带着眼镜的小姑娘认真地说:“我觉得要是我没有被水户大人拯救,我也一定会变成长门大人这个样子吧,明明是医者,却在杀人。”
……因为没有得到救赎,所以不再拯救他人吗?水户直觉自己的从者并不是这样的人,在施加了相当强力的狂化咒语后,少有英灵能够抵抗狂化EX对理智的摧毁,但即使是最高级别的强化,对于长门来说这也只是让他失去了与人正常交流的能力。水户在梦中阖上眼睛,即使她喜爱热烈的生机勃勃的红色,她也很难适应眼前这片象征着绝望与死亡的血色。
狂战士就是这点不好,思维由于狂化而变得混乱,虽然好控制了,但这也意味着御主将会失去身经百战的英灵的自我判断,也不好和英灵进行交流沟通商量战术,更别提在这种梦境相通的时候相互了解了。
不过,还是能够从传说中得到一些提示的。长门公,涡之国的公爵,率领着仅仅一万余人的军队从数十万敌军中保护涡之国的英雄,由于无人能及的优秀战绩,后世称之为护国大将。与一般武将以无双的武力或者精妙的计谋出名不同,长门公最擅长的是治疗,据称他掌握了白骨回春术,能够驱使死去的士兵为自己所用,他名下的士兵,但凡还有一口气的,从没有他救不回来的。
明明是拯救了一个国家的英雄,为什么心中的血腥味这么重呢?水户不解,这种绝望,浓烈的令人窒息。
“我讨厌自己的发色。”水户听到有人在说话,睁开眼,身前站着长门,面容相当稚嫩的小长门一脸苦恼的扯着自己有些长的发尾:“红色的,像血一样,太不祥了。”
水户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小长门只抬眼看了看她有些窘迫的表情,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讨厌红色,因为他象征着受伤和死亡。”
不是的,水户想要告诉他不是这样的,红色在象征着死亡的同时也象征着热情,热烈而生机勃勃,是火焰一般温暖的颜色。这是漩涡一族代代相传的祖训,在这样的教导下,每一个漩涡族人,都以自己那艳丽的红发为荣。
漩涡水户也是一样的。
即使那显眼的红发让他们无法隐藏在人群中,即使红发使他们遭受迫害,他们也从未厌恶过自己的发色,每一天,每一天都顶着那耀眼如火焰般的头发,如同野草一样奋力生长。
所以水户才是这样的渴求圣杯,她需要圣杯的力量,来复兴漩涡一族,来拯救她的族人。
“不对哦,长门,你说的不对哦。”水户正打算开口,身后却传来了另一个男声:“你的红发像火焰一样,让人感觉很温暖哦。”水户猛地回头,看到一个橙发的男孩正笑眯眯的盯着长门的红发看:“红色除了象征受伤和死亡,也能象征热情,热烈而且生机勃勃的红色,我最喜欢了。”
小长门瞥了橙发孩子一眼:“你在说什么胡话呢,■□。”他别过头去,藏在发丝间的耳朵根却悄悄红了。
两个孩子打闹着跑远了,只有水户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哟!”她的身后传来打招呼的声音:“长门你也在这个队伍里吗?”是那个橙发的孩子,不,现在应该算是少年了。
“嗯。”长大后的长门有些寡言,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别死了啊。”少年看着幼时的同伴,目光灼灼。
“我是不会死的!”橙发少年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不管我受多重的伤,长门你都能把我救回来吧!”他的眉目间满是对同伴的信任。
“这当然。”少年长门回答道:“绝对,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啊啊,这个套路!水户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她已经猜到下一幕的剧情会是什么了,那个橙发的孩子重伤,长门却没有救回他,自此性情大变,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绝望。她讨厌这种剧情。
橙发少年再次出现了,他和长门并肩站着一起,手中捧着一张有些破旧的地图,满脸轻松:“下面只要把敌人引诱到这个峡谷,我们就可以瓮中捉鳖了!”“那么,我带队去吧。”长门说道:“虽然只会治疗,但我好歹也是个主帅,诱敌这种工作,只要看见我的头发,他们就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扑过来吧。”“不行!这太危险了!”橙发少年满脸惊慌:“一军主将怎么可以冒这么大的险!我去!”
“■□,老师说过的,为将者怎么可以贪生怕死!”长门皱眉,认真的反驳道。“总之你不可以去!”橙发少年拼命的摇头:“我去就可以了!”“■□!”长门提高了音量,神情有些恼怒:“到底谁是主将!”橙发少年抿唇,有些为难,很快就又换上一副坚毅的样子。“抱歉啊,长门。”他说道,然后趁着长门没有防备,一掌劈向长门的脖颈:“睡会吧。”
果不其然,橙发少年再次出现时已经是伤痕累累的一具尸体,水户看着长门扑倒在好友的尸体上大哭,一个又一个的治疗魔术仿佛不要魔力的被施放,然而这是无用的,起死回生并不在魔术的范围内,那是魔法的领域。水户侧过脸去,不愿再看。
长门遇见了一个又一个的伙伴,又一个一个地送走他们,水户在一旁看着,看着少年渐渐长成男人,军衔一级一级的提高,看着他从一开始会对着同伴的尸体失声痛哭,到最后闭锁心扉不愿和他人交往。这是命运必然的结果,这是名为漩涡长门之人必须面对的命运,不断得到,不断失去,看似能够拯救一切,实际上什么都拯救不了。因为无法救人,而选择杀人的,医者。水户意识到,长门不是因为无法得到救赎而放弃拯救他人,而是无法拯救他人,才得不到救赎。
“你的愿望是什么呢?”水户对着虚空问道:“如果得到圣杯,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良久,遥远的彼方传来回应:“救救,他们……”
“好的。”水户睁开眼,看向守在房间门口的狂战士:“你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评论
热度(10)
© 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