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新网王立海组】关于给切原赤也补习这一问题的会议

上一篇,关于如何有效辅导切原赤也的英语里毛利提到过的幸村的咨询。

我流立海大,ooc预警


让我们来还原一下一年前的场景吧。

在得知了赤也的成绩后,幸村是难以置信的。他是想要创造历史没错,但网球部第一个全科挂科的历史记录产生在他就任部长期间,这一点委实令人难堪。也不是部长要对部员的成绩负责这种说出来就让人难以相信的原因,单纯是由于切原赤也是一年生中最为出挑的,天赋毅力都很好,虽然性子多少有些莽撞,但幸村也才初二,还有两年的时间可以慢慢教导切原如何做一个合格的部长,实在不行,还可以挑个靠谱一点的副部长。可这考试不及格可就麻烦了,总不能挑个一成绩好的以后帮切原考试吧?先不提能不能找到人,这替考,校规也不允许啊。立海大虽然奉行素质教育,但学生的天职毕竟是学习,挂了任何一科都不能参加社团活动,何况切原一口气挂了全部,就算学校能通融一二,家长怕也是不会乐意的。

总之,问问前辈的意见吧。幸村扶额,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理,还是需要问问目前正选中唯一的三年级生,毛利寿三郎的。

毛利并不是很好找,他向来习惯逃训去自主练习,看在他的实力和资历的份上幸村也从不对他多加干涉,只要比赛能赢就行。“真是难找啊,毛利前辈。”幸村最终在高中部和初中部的交界处找到了正躺在树枝上的毛利:“我不是来抓你逃训的,所以前辈你也别急着跑啊。”幸村喊住了差点又要逃之夭夭的毛利:“我是想请教前辈一些事。”

毛利见幸村并不是来抓自己逃训,态度登时放松了下来,他翻身跳下了树,那即使在同龄人中都显得鹤立鸡群的身高和身形偏小的幸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幸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是这样的,前辈觉得应该怎么处理中意的后辈考试挂科了的问题?”

“哦!”毛利瞬间就明白了幸村所指的是谁:“你是说切原?”“学长怎么知道的?”幸村的笑脸微微僵硬了一些。毛利有些无语,这小孩开学第一天就挑了所有非正选三年生,你说我怎么会不知道他啊……但幸村都说了切原是他中意的后辈了,当着人面说你家,啊,好像也是他自己的后辈,太嚣张了,所以连不问世事的老学长都知道,怎么看都有些尴尬,于是毛利选择了笑而不语,任凭幸村去自由想象。

幸村见毛利不说话,还以为切原挂科一事已经传得路人皆知,网球社一直以来全员学霸的形象毁于一旦,虽然好像也没啥,但就是莫名有些不爽:“学长有什么建议吗?”

毛利摊手:“我又不是部长,这种问题小部长你自己看就行啦,如何管理部员你应该已经有经验了才对。”幸村眨眨眼:“可我没有做前辈的经验啊?我又没有当过前辈。”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语以对。既然被后辈求助了,就算毛利本身再怎么不靠谱,也会认真给出建议:“你们可以帮切原补课吧。我记得,你们几个二年生的成绩都很不错吧,帮切原补课划题的话,应该还是能把他带及格的吧?”他根据自身的经验给出一个建议:“我记得四天宝寺就有弄什么考前辅导,保证那些成绩不怎样的部员,尤其是正选,不会因为考试不及格而无法出赛。”

幸村低下头想了一会,觉得毛利的建议很有道理的样子:“那么我们就在周一的正选会议上讨论这件事的可行性吧。毛利前辈,可不要忘了参加啊。”他笑眯眯的交给毛利一张纸:“对了,这是最近的训练单,前辈不要忘了做。”

“说好的不是来逮我逃训的!”毛利大惊:“小部长你出尔反尔!”幸村则笑的一脸纯良:“我没有逮前辈逃训啊,我只是把训练单交给前辈而已。”你把训练单都给我了我会不做吗?毛利在心中怒吼,最后还是接下了训练单,他本来就会自主训练,用正选训练单作为参考也是不错的选择。

周一的正选会议上,八位正选安坐在桌前,桌面上摆着的是切原赤也的成绩单和答题纸,答题纸一看就知道被粗暴的对待过了,皱皱巴巴,上面还有水痕,显得脏兮兮的。切原抱着自己的书包站在他比较信任的胡狼桑原身后,可怜巴巴的,像被杨白劳恐吓的喜儿。幸村敲了敲桌子,示意众人把注意力从成绩单转移到自己身上:“关于赤也的成绩,既然已经挂科了,我也不会再说太多了,关东大赛肯定是不能参加了,所以重点是下面的补考。”他看向切原:“如果补考再不过,赤也,你就会被校方暂停一切社团活动,全国大赛也就没你的份了。”

“什么!”切原当场就惊呆了:“部,部长,你是在骗我的吧?我,我打网球和我的成绩有什么关系啊?”幸村扶额,就知道这小子上课的时候肯定没好好听,期末考试前,各班为了保证学生好好学习,都会告诉学生,期末考试挂科会影响到社团活动的,而切原赤也现在却完全不知道立海大的这一条规定。“这是校规。”柳突然插嘴,解释了切原的疑问:“有任意一科不合格者禁止参加社团活动。何况赤也你一门没过,在补考通过前是不可能被允许参加关东大赛的。”

听了柳莲二的解释,切原抱头哀嚎:“那那那该怎么办啊?”“我和毛利前辈商量了一下,决定帮你补课,”幸村说:“至少补考不能再不过了。”毛利本来在看热闹,突然被艾特了一下,还有些懵,反应过来时发现满屋子的人都在看着自己,他假模假样的咳嗽了一声,缓解了些许尴尬:“说说你们擅长的科目吧。”

一番讨论过后,众人分配好了各自的任务,除了已是三年生的毛利没有任务,剩下的七人都有各自的职责,幸村再次确定了一下众人的任务,就宣布了散会。桑原领着蔫蔫的切原径直去了图书馆:“我来帮你补习英语,剩下的人一会就来。”

不得不说,帮切原赤也补习,尤其是英语,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下一周周一的正选会议上,除了毛利,剩下的七人都是一副修仙过度的样子,就连幸村都显得有些憔悴。“我说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啊,怎么累成这样?”毛利好奇的问道。丸井文太连头都不想抬,趴在桌子上装死:“还不是给赤也补习那点事吗?这小子,真是……”他哀嚎一声:“为什么要抱着希望去教导赤也英语呢?没有希望就不会有绝望啊……”一边的仁王插了一句:“放弃吧,没救了,让人教赤也英语,真的对彼此都是一种折磨啊。”幸村的脸色也不是很好:“我有句口诀,大概会派上点用处,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差不多的再选C,也不知道对赤也管不管用。”

众人乘着切原本人不在,七嘴八舌的交换了一会给切原补习的痛苦之处的八卦,好好一次会议,几乎成了对不在场的切原的批斗大会。“总之,为了立海大,还请各位多多加油了。”幸村在最后总结道:“我们立海大,没有死角!”

一周后的补课,切原赤也六十分低空飞过。


评论
热度 ( 60 )

© 十八神隐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