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佐泉亲情向】《族人》番外——花和番茄

迟到了的佐助生贺……我尽力赶了但还是没来得及,大家就假装这是7月23日发的,谢谢


花和花旁的你


宇智波泉奈很喜欢花。

什么花他都很喜欢,最喜欢的大概是菖蒲吧,啊,不是指一乐拉面的菖蒲,而是与兰花、水仙、菊花并称为“花草四雅”的菖蒲。

按理说菖蒲是很好养的,病虫害少,耐寒,只要及时浇水就可以养活。但泉奈是传说中那种养棵杂草也养不活的花草终结者,即使他每天按时浇水认真施肥,一株水灵灵的菖蒲也不会在他的手上活过一周。所以宇智波家的小院子一直是由佐助来打理的,泉奈一点都不能插手,有回佐助出任务不在家两天,叫泉奈浇了一次水,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满院子的花草都蔫了,拉耷着脑袋,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

自此以后佐助就明白了,宁可拜托鸣人来浇花,也不能叫泉奈来,那不是浇花,那是屠杀。

其实泉奈也很好奇为什么自己种的花总养不活,他依稀觉得自己以前是擅长侍弄这些花花草草的,怎么现在就成了人形自走灭花器了呢?

宇智波泉奈为什么会是花草杀手,以及漩涡鸣人为什么总会抽中一等奖,成了木叶众人无论如何也弄不明白的事。弄不明白就弄不明白吧,泉奈坐在侧缘边,手里捧着一杯清茶,看着佐助摊着张脸在那里浇花除草修剪枯枝,菖蒲花开了,散发着清香,花美,花旁的小人儿虽然还没长开,但也容貌清秀,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泉奈惬意的都想要吟上两句和歌了:“君がため、春の野に出でて、若菜摘む、わが衣手に、雪は降りつつ”(初春田野霁,若菜正繁时。愿采送伊人,雪融衣袖湿。光孝天皇,摘自百人一首)

这边厢泉奈很是享受,佐助却要气炸了,辛辛苦苦劳作的时候有个人在旁边不帮忙还要喝茶唱歌,脾气再好的人都会生气,更何况佐助刚刚发现他偷偷种在樱花树后的番茄被人摘了。是的,那几株佐助看着发芽长大开花结果就等着熟透了摘下来吃的番茄,被人摘了一个走,还是最大最红的那个。佐助的感觉仿佛是鹰妈妈发现自己辛辛苦苦下的蛋在快破壳的时候被人偷走了一颗,心痛到滴血,满脑子只想找出犯人把他揍一顿扒光了吊在宇智波族地入口,还要挂个牌子——偷番茄的小贼!

但现在的问题是,佐助可能打不过那个犯人。

解释一下吧,宇智波族地里就住了泉奈和佐助两个人,而在泉奈的武力威胁下,没有人敢轻易靠近宇智波族地,更别提进来小院子偷佐助的番茄了。也就是说,犯人,就是泉奈。

这就尴尬了。如果真的是泉奈,先别说佐助一直在被泉奈虐菜,就冲着人家一个高高高手一直兢兢业业在家给佐助洗衣烧饭,佐助也干不出和泉奈计较这一个番茄的事来,更何况番茄本来就是他偷偷种的,为此还挖走了泉奈好几株兰草。

佐助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泉奈还在一旁若无其事的喝茶吟唱和歌,说什么“君がため 春の野に出でて 若菜摘む”比起若菜我比较希望你送我番茄啊!佐助在心中咆哮,万幸的是他为了防止在脸上透露出过多的情绪,一直都冷着张脸,只要稍微注意一些,就不会被泉奈发现端倪。佐助在心中自我安慰着,不过是一个番茄而已,没什么的,他还有别的番茄呢。

泉奈看着佐助皱起眉头,小孩儿怎么生起气了?是因为他刚刚念的和歌吗?这么一想确实有些不妥,晚饭做些佐助喜欢吃的给他赔罪吧,泉奈默默盘算着,鸣人昨天来玩的时候送给他的东西刚好可以发挥用处。

晚饭时候佐助死死盯着面前的番茄拉面看,他敢保证,这碗拉面里的番茄,是他丢了的那个!所以果然是泉奈摘的吗?不过最后也是进了他的肚子,倒也无妨,就是泉奈已经发现了他把兰草挖走的事了吗?佐助紧张的看着泉奈,想要为自己偷偷种番茄的行为向泉奈道歉。泉奈却误解了他的意思:“怎么了,佐助?这个番茄有什么问题吗?”他伸手从佐助碗里捞了一块番茄:“鸣人送的番茄还挺好吃的啊。”什么!鸣人送的?佐助一下子站了起来,想了想又在泉奈不解的目光里坐了下去,番茄拉面比较重要,明天再去学校收拾那个偷他番茄的漩涡鸣人。他吃了一口拉面。


评论 ( 8 )
热度 ( 33 )

© 十八神隐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