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尤纳恩中心|辛尤】忍离别

一个混更,这篇没有在乐乎上发吧?

最近的辛巴德又改邪归正了……我是看不懂大高的走向了


尤纳恩坐在树梢上,风将他背后的辫子吹起,他不得不抬手摁住自己被风吹得蠢蠢欲动的宽檐帽,不管世事如何变迁,这风、这树、这阳光总是不变,他漠然地想着,世人总想着将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好留下自己来过的痕迹,真是可怜可笑。

轮回几转,即使外表上看仍旧青春靓丽,也改变不了尤纳恩心境上的苍老。身为magi,他有选王的责任,有辅佐王的责任,也有在王失去权势、失去力量、失去理智时弑王的责任。尤纳恩有时觉得自己像个花农,选种、仔细栽培、除去枯萎的花,选王、引导王、杀死昏君,又有什么区别呢?这是magi的傲慢与悲哀,也是不断轮回者的傲慢与悲哀,他知道,自己是那只跳出莫比乌斯环的蚂蚁,可那又怎样呢?不还是一只蚂蚁吗?有着铂金色长发的magi不禁露出苦笑,他像被束着手脚的囚徒,即使已经看透了世界的真相,也没足够的胆量,足够的力量去改变一切,就连死亡,对他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不断轮回,其实近似是不死,只能不断看着身边人死去,而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尤纳恩痛恨着这样无力的自己,只能逃避,不断逃避,逃到海角天涯,逃到无路可退。

尤纳恩抬头,直视着太阳,阳光并不耀眼,只是璀璨如他几世前的金发,那时的他还没有在不断的轮回中绝望,还在对自己magi的身份感到由衷的骄傲和自豪,还在兴高采烈地选着王,辅佐王,并不知道自己黯然无光的未来。他拽了拽自己的发辫,觉得发色似乎在渐渐变浅变淡,简直像是慢慢白头,他漫不经心的想着,或许,当自己完全变成白发,就能够死去了呢?

死亡,多么的甘美醇厚,没有体会过死之悲切,怎么知道生之可贵?

他想到了辛巴德。他曾经选择的王。他曾经的爱人。如果未曾深爱,怎知离别苦?

他想起辛巴德曾在他的面前气宇轩昂地说:“我一定会改变这个世界的!”紫色长发的孩子得意洋洋,眉眼间尽是自信自傲。那时的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呢?尤纳恩弯起嘴角:“我期待着。”话语未能说出口,便泯灭在唇齿间。尤纳恩是那样温柔而又傲慢的人啊,可辛巴德从未明白。

阿拉丁他们去阻止辛巴德了。他们一定会成功的。辛巴德一定会输的,一定会死的。不,也许他已经死去了,尤纳恩最初选定的那个王,早就死去了。他死在什么地方?他死在什么时候?他死时是在微笑还是在哭泣?这些尤纳恩一概不知。他只知道,现在的这个辛巴德,只是理想信念和仇恨怨念的集合体,这世上最崇高最卑劣的存在,一如尤纳恩本人,只是尤纳恩选择自囚于大峡谷,辛巴德却选择用最极端的方法改变一切。

尤纳恩伸出手,rufu在指缝间流淌,这是辛巴德改变过的rufu,承载着他的意志和信念。祝你成功。尤纳恩在心中默默说道,不知道是指的是辛巴德还是阿拉丁。然后他身体后倾,从树梢坠落。

这是,创世的魔法使和他的王,第无数次离别。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十八神隐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