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半失踪人士

大概是个文手
文章由于个人原因禁止转载
杂食、任性、爬墙很快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全是坑
爱看看不看走

【扉泉】相互依存(四)

上回更新的补完重发,最后还是犹豫了一下没有开始发刀……

恕我直言,一切不明确指出哪里的ooc就挂人黑人的行为都是碰瓷。


尽管确认了关系,宇智波泉奈却没有久留,用他的话说,他还要对付来自哈尼雅的袭击,若是在扉间这里待久了,可能会给对方带来灾难。

对于恋人这种说法千手扉间自是不屑一听的,但他又不只是扉间,作为千手一族的成员,他还要为自己的族人负责,这是他的义务。如果能再强一点就好了……扉间这样想到,这样就能帮上一些忙了吧,他讨厌被人保护,哪怕对方是泉奈也不行。

泉奈走前留下了他的斗篷,千叮咛万嘱咐的交代扉间一定要穿在身上,斗篷上有用来防御的法阵,可以为穿着者挡下三击高阶魔法攻击,血族对恋人一脸骄傲的表示,他所有的衣服都由被自己附过魔,为了预防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袭来的攻击。然后你就把附过魔法阵的衣服到处乱丢,一言不合就烧了吗?扉间在心中吐槽,他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泉奈只是不想要这件被铺在地上,上面甚至还有两人精液的斗篷罢了。不过就算如此,扉间也不得不承认这其实是泉奈的一番好意,他会好好的穿在身上的。嘛,虽然洗斗篷很麻烦就是了。

泉奈径直回了暗黑深渊,他去找了他长久的呆在深渊最深处的兄长宇智波斑,既然他已经和扉间在一起了,他就无法忍受某一天扉间因为人类那短暂的生命而离他而去。

宇智波斑对弟弟的到来相当的开心,暗黑深渊最深处的魔压很大,平时少有生物能够在这里久留,泉奈虽然有这实力,但他还要照顾着聚居在深渊上层的普通宇智波,在上回兄弟两人就族人问题起了争执,斑赌气说下一句“普通族人怎么样都和我无关”后,泉奈已经有很久没有来看斑了。

当然他很快就开心不起来了。

“你和一个人类谈恋爱了?还要把他转化为血族?”斑气得发抖,到底是哪个胆大包天的人类,竟然敢对我弟弟下手!

“他的名字是千手扉间。”泉奈向自己非常重要的兄长介绍自家恋人:“虽然是个人类,但灵魂的质量很好,天生能够控水,体术也很棒,单较量体术我是比不过扉间的。”为了能让斑接受扉间,泉奈可谓是费尽心思:“扉间的血液里有很强的力量,我上回只是喝了一点点,就进阶到炽天使级了。”他知道斑一向追求力量,故意选择了斑最关注的点来介绍:“如果将扉间转化为血族,他一定会成为我们的助力。”

斑沉默了很久,久到深渊的血月从渊底渐渐爬上渊顶:“我要先去看看那个人类,然后再做决定。”虽然没能达到泉奈原本期待的欣然接受扉间,但斑好歹还是松了口,泉奈确信斑在见过扉间后一定会喜欢扉间的,所以倒也没什么,不如说,比起恋人,泉奈现在更关心另一件事:“斑哥你要出去了?”

也不怪泉奈吃惊,宇智波斑已经宅在暗黑深渊好几百年没有出去了,此番竟然会为了看一眼扉间而出门。泉奈眨眨眼,果然哥哥还是很关心我的啊。

“那我带你过去吧。”泉奈早就把飞雷神湖的坐标记熟了,虽然两兄弟都不擅长空间魔法,奈何泉奈从飞雷神湖回自己的城堡好多次,特定地点的传送已经相当熟练了。

宇智波家两兄弟到达千手族地时天色已经接近黄昏,斑用幻术隐去了自己和弟弟的身影,由着泉奈带他去找扉间。泉奈其实也很少来千手族地,这种能隐藏自己的幻术是斑所特有的天赋,平时他作为一个高阶血族,是不会主动踏入人族聚居地的,扉间也不是很希望被族人知道泉奈和他相识,总是在森林边缘或者族中禁地和泉奈见面,因此泉奈带着斑兜兜转转了好几圈也没能找到扉间,反倒是找到一株贴着层层叠叠的封印符咒的古树,树已经枯死了,但从树干以及旁枝就看得出这棵树活着的时候到底有枝繁叶茂。

彼时泉奈正忙着寻找扉间的踪迹,没有注意到斑在看见那棵树的时候似哭似笑的神情,此后斑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扉间,就率先回了深渊。泉奈只当哥哥不想在外界久留,在确认了斑对扉间还算满意之后就安心的跑去找了扉间。说到底,他们两个刚刚确定关系,还没有做那些恋人们都会做的事情,比如,约会。

千手扉间对宇智波泉奈的到来算起来是有些吃惊的,毕竟这个家伙刚刚才说了要出去避避风头以防被哈尼雅发现两人关系,牵连到扉间,第二天就又跑来了,这避风头也逼的太快了吧?虽然心中疑惑,但扉间对泉奈的到来还是开心的。“我们去约会吧,扉间。”血族笑着对人类伸出手。人类也没有多问,直接握住了血族的手:“走吧。”

下一个瞬间,宇智波泉奈展开了他的翅膀,拉着扉间飞向天空,高空的风吹起泉奈的辫子,扉间睁大了眼睛,看着泉奈拉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向月亮飞去,月光打在血族的脸上,媲美神的容颜更显得俊美,扉间再次痛恨起自己的无力,连飞翔都做不到,又如何和泉奈并肩?

泉奈带着扉间降落在森林旁边的山崖上,夜晚的森林,萤火虫在期间飞舞,一闪一闪的微光,像降落人世的星辰。泉奈看向扉间,对方正专心的看着萤火虫,白发在黑暗中像是在发光,尽管看起来扎手,摸起来却很柔软,泉奈想起很久以前自己捉到的一只白狐狸,那只狐狸也有柔软蓬松的皮毛,下回用那条狐狸毛给扉间做个围脖吧,泉奈在心中盘算着,书上说谈恋爱要约会,还有要赠送美观实用的礼物,要能够一直带在身边,让对方时刻想起自己,一条白色的毛领,一定很配扉间。他慢慢将头倚到扉间的肩膀上,开始哼起了宇智波还在天照中淬炼身体时就听过的一首歌:“火焰舔舐身体,疼痛变成习惯,我将恐惧隐藏,我将不甘粉碎,鲜血洗刷耻辱,烈焰重塑荣耀。”

“你在唱什么?”扉间问道,他感到了曲调里的痛苦与发自内心的骄傲。“每一个宇智波都听过的一首歌,我们的摇篮曲吧。”泉奈回答道:“这是每一个宇智波都会熟记于心的歌,扉间你也要记住哦。”“我为什么要记住?你不会还要我唱摇篮曲给你听吧?”扉间和泉奈开着玩笑。“因为扉间你以后也会成为血族的啊?不然人类的寿命实在是太短了。”泉奈回答的理所当然,他觉得扉间是一定不会拒绝成为永生的血族的,谁知扉间的回答却是:“我还要考虑一下。”

“为什么要考虑啊?成为血族不好吗?”泉奈有些不满,他发自内心的以自己的身份为荣,自然无法理解扉间的犹豫。扉间赶忙向泉奈解释他无法舍弃自己的族人,若是成为血族,扉间就必须离开千手一族,不然反而会给族人带来灾害。泉奈虽然明白扉间对族人的珍视,但还是闹起了小脾气,连夜景也不想看了,把扉间送回族地后就径直飞走了。

而暗黑深渊的最底层,斑摸着一块石头,渐渐陷入沉思。


评论(3)
热度(25)
© 十八•半失踪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