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创设组中心】如果哪天一直反对你赌博的弟弟突然要求和你打扑克

请注意,这一定是阴谋。


千手柱间一脸懵逼的坐在一张四方桌前,对面坐着宇智波斑,左右分别坐着斑的弟弟泉奈和柱间自己的弟弟扉间,桌面上放了两副扑克。

千手扉间很熟练的洗了牌,随后将已经打乱顺序的扑克放在了桌子中央,泉奈、斑以及扉间相当自然的一人拿走了一张,柱间下意识的伸出手,也摸了一张。

“这局打几?”泉奈继续抽牌,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牌,有些不满的皱起眉头。

斑没有说话,只是伸手继续拿了一张扑克。

“打二。”扉间说道,他跟在斑后面摸了一张牌。

柱间还是没有搞清楚状况,但长期的赌博经验以及和反对他赌博的弟弟斗争的经验让他依旧保持着一副相当可靠仿佛在认真工作的表情,然后他也抽了一张,是黑桃三。

几人接下来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按着泉奈、斑、扉间、柱间的顺序摸牌,除了柱间大概是经验丰富的原因理牌理得很轻易,剩下的三人都用着一种相当变扭的姿势抓着手中的扑克,如果用柱间的话来形容,就是,你们手上拿着是手里剑吗?这样的。

“谁先?”斑先打破了沉默,他大概是终于理清了手中的牌,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我来吧。”泉奈说,说着丢出了一对三。

斑嗤笑一声,甩出一对六,力道之大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把扑克牌当成了暗器来用。扉间也不甘示弱,出了一对K。

柱间有些纠结的盯着自己手中的一对二看,他的手气不怎么好,这一对二就是他最大的牌了。

“怎么了,大哥,这牌你要不要啊?”或许是柱间犹豫的时间长了点,扉间开口询问了一下。柱间赶忙抬头,发现斑正一脸不耐的看着自己,泉奈则依旧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糟了,犹豫时间太长了,柱间在心里哀嚎,还是选择打出这对二来。

泉奈笑眯眯的:“不要。”斑却丢了一个炸弹出来:“四个三,炸。”

扉间也没有要,出牌人一下子又变成了柱间。啊啊啊,手气怎么这么差啊!柱间的心在滴血,他没想到斑会这么早就用炸弹:“不要。”

泉奈还是pass了,出牌权到了斑手上,斑也不客气,抬手一个同花顺:“三四五六七八。”

“我要。”扉间抬手准备出牌,就看见泉奈正冲着他打眼色,他皱眉看了看手中的牌,最后还是选择了pass。

柱间倒是想接,但又压不住,只能含恨pass。泉奈自是不会压着他的哥哥,依旧是pass。

随后的几轮,斑飞速的出光了手中的牌,扉间在泉奈打过招呼后几乎不会接斑的牌,柱间偶尔能接上几次,然后泉奈就会直接压过他,泉奈在取得出牌权后会出相当小的牌,几乎是在给斑喂牌一样。

“大王。”斑甩出了手中最后的一张牌,他的手气着实不错,又有弟弟帮忙,很轻松就出光了手里的牌,扉间和泉奈刚刚几乎全程划水,手上还攥着大把的牌,反倒是柱间,和斑对上时已经用掉了手头仅有的几张好牌,现在一手单牌不说,还都些很小的牌,只能托腮看着泉奈和扉间你一个顺子我一个炸弹,几个来回就将手中的牌消耗了大半。柱间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牌,觉得自己多半是输定了。

实际上对于打牌输掉这件事柱间并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更多在于为什么向来强调忍者三禁的斑、泉奈还有扉间会主动跑来打牌,事出反常必有妖,他的直觉告诉他自己多半是要被坑了。

一转眼扉间和泉奈就出光了手中的牌,柱间果不其然的输了,他乖巧地坐在那里,等着身为赢家的斑对输家进行惩罚,谁知斑只是随手往柱间的额头上贴了一张用来封印查克拉的封印符,看这技术,大概是漩涡家的,水户也参与进来了吗?柱间越发担心起来,还要特意把他的查克拉封印起来,这几个家伙不会是想联手揍他一顿吧?

“继续。”扉间洗好了牌,这回不是摸牌,而是直接发牌,也不知他是从哪学的,发牌手法很是熟练。柱间盯着手中的牌,觉得自己实在是运气太差,难得有张大王,还要上供给斑。斑收下了柱间的大王,又回给他一张二,是的,这局打三。

扉间和泉奈这局没有刻意让牌,该怎么出牌就怎么出牌,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如此倒是花费了不少时间,最后取得胜利的是泉奈,输的还是柱间。柱间怀疑扉间在发牌时肯定做了手脚,不然为什么泉奈的牌那么好,他的牌就那么差呢?

这一回泉奈对柱间的惩罚是将左右脚的鞋子反过来穿一天,柱间穿起来很是不舒服,估计走起路来会因此而变慢不少。

在下一局即将开始,扉间准备洗牌的时候,柱间拦住了弟弟,他笑的爽朗:“总是扉间洗牌太辛苦了,这局我来洗吧。”奈何柱间虽然混迹赌场多年,却从未学习过如何快速洗牌发牌,他笨手笨脚的试图学习扉间的动作,反而把牌撒了一桌。斑或许是不耐烦了,劈手从柱间处夺来扑克,三下五除二就将洗牌发牌全部搞定了。

“斑你实在是太厉害了!”柱间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的挚友,觉得对方真是了不起,动作比赌场的荷官还要标准。谁知斑听到柱间这话相当反常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倒是扉间,忍不住冲自家大哥翻了一个白眼:“大哥你是不是傻的啊?”柱间正欲教训扉间,怎么能够对大哥说这样的话呢,就听到泉奈在旁边幽幽的说:“哥哥有写轮眼啊。”柱间这才发现斑的眼睛里三勾玉的图案,原来这是斑不知什么时候复制的荷官的动作。

这局打到一半的时候漩涡水户带着宇智波火核以及千手桃华走进了房间,扉间见状直接放下了手中的牌:“都搞定了?”桃华点了点头,递给扉间一份文件。柱间在旁边瞥了一眼,似乎是什么安置协议。

“既然搞定了,那我们就到这里吧。”泉奈也放下了手中的牌:“斑哥你还要继续吗?”斑似乎是玩上了瘾:“水户你来顶泉奈吧,还有火核,你去顶扉间。”吓到火核赶帮表示自己后面还有工作,无法陪着族长打牌,随后就跟着泉奈跑了,仿佛后面有什么追着一样。扉间很快也带着桃华走了,剩下柱间、斑还有水户对着三缺一的牌桌面面相觑,柱间率先拍板:“我们把天忍叫过来吧。”

于是在木叶建立后的某个下午,千手、宇智波、漩涡以及日向四族的族长在火影室里打了半天扑克,期间达成种种协议,后世称之为——牌桌会谈。

牌桌会谈后的某天,当柱间翘了班意图去赌场赌个痛快时,他才知道,那天扉间和泉奈特意拉着斑和他一起打牌的原因,在他们两拖着柱间的时候,火核、桃华以及水户带着人把木叶所有的赌场都取缔了,现在离木叶最近的一家赌场,要走一天一夜才能到。


不要问我我都写了什么……这是一篇打牌连输五局后的悲愤之作,怎么说……看见柱间比我还惨我就安心了(不是)

评论 ( 6 )
热度 ( 117 )

© 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