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拒绝催更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小莫&原创御主】双人旅行(贰)

(壹)flag不能乱立……我为什么要说不一定会有贰……

莫德雷德一剑劈开一只来袭的奇拉美:“master!你没事吧!”她大声招呼着她的御主。

“我没事!”艾尔薇娅闪身躲开奇拉美探来的蛇头,一掌拍上这只袭击她的奇拉美,时空魔法爆发开来,一瞬间就将魔术合成物绞杀在时间乱流中。“还有!”她冲着英灵再次重复:“叫我艾尔薇娅!”

搞什么啊为什么要这么在意称呼问题啊!莫德雷德一脚踢飞了妄图从背后袭击她的一只奇拉美,禁忌的魔术造物在空中七百二十度回旋,结结实实的砸到了正背对着从者战斗的艾尔薇娅身上。魔术师本就不擅长战斗,猛地被奇拉美砸个正着,一口鲜血卡在喉咙里,差点没缓过来,大概是没想到会被自家从者坑到,在她被巨大的惯力裹挟着同奇拉美一起在雪地上滚了好几圈才爬起来的时候,脸上完全是一副震惊以及懵逼的神情。莫德雷德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假装刚刚那只动作标准难度系数5.0的奇拉美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的样子。

经历了一番苦战,——苦战的主要原因是艾尔薇娅被某只突然掌握了飞天技能并将自身化为炮弹的变异奇拉美给砸伤,行动不便,而莫德雷德不得不近身保护自己的御主,难以痛快杀敌——主仆二人都气喘吁吁地躺在雪地里,尽管不远处就有疑似废弃了的城堡,却不愿意起身前去,或者说她们两人,现在已经累到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了。

“呐,莫德雷德,你确定我们不是闯入了哪个疯狂魔术师的工坊里吗?”艾尔薇娅喘着气问道。“这种事情为什么要问我啊?我又不了解时空穿梭这种魔法。”莫德雷德回答的语气有些不耐烦:“话说你为什么会不知道自己到底把自己传送到了哪里啊?”艾尔薇娅倒是理直气壮:“你不是有直感吗?这种在游戏里超级废但在现实中和bug一样的技能,不用白不用嘛。”又在说这种奇怪的话,莫德雷德无语地偏过头,什么游戏啊技能啊,完全弄不明白啊!艾尔薇娅倒是完全没有get到自家英灵内心的吐槽,相当兴致勃勃:“而且!旅行就是要享受这种不知道自己下一站会到哪里的神秘感!”不,我觉得你这样总有一天会把你自己传送到火山口去的……莫德雷德一脸崩溃,第无数次觉得自己的御主实在是个难以理解的家伙。

金发剑士已经和她的master一起搭伙旅行了一段时间,期间经历了差点在严冬的西西伯利亚被冻死,在旱季的塔卡拉玛干沙漠被晒得几乎脱了一层皮,在蛇虫横行的亚马逊雨林被亚马逊人追杀等种种常人所无法想象的艰难困苦。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正躺在莫德雷德身边,用相当快的语速说着诸如游戏设定啊削弱啊加强啊黑贞强无敌啊这一类可以说是完全让人无法理解的内容的时空魔法使,艾尔薇娅。

与打扮向来走简洁暴露叛逆路线的莫德雷德不同,艾尔薇娅喜欢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总是用口罩遮着自己的脸,兜帽挡住了她相当显眼的银白色头发,右边的头发较长,仔细看,还会发现左眼比右眼小了一圈。莫德雷德私下里觉得对方想托付给圣杯的愿望一定是想让万能的许愿机帮忙换一副更漂亮的面容,奈何艾尔薇娅向来表现出一幅对圣杯无所谓的态度,让莫德雷德有些怀疑自己的推断。

嘛,算了,还挺有趣的。莫德雷德从地上爬起身,向尚且躺在地上的艾尔薇娅伸出一只手来:“好了,快起来赶路吧,这样躺在雪地里,肯定会感冒的。”她歪头,笑得张扬:“感冒的时空旅者,听起来就有意思!”“不,这哪里有意思了?”艾尔薇娅借着英灵的力气起身,拍了拍身上沾着的雪花,她银白色的头发在普遍是白色的雪地里也不怎么显眼了,这位在小事上莫名的执着的魔法使干脆就没有戴上兜帽,只可惜真颜依旧藏在口罩下,这让一直期待着艾尔薇娅真容的莫德雷德有些沮丧。

“我们走吧。”银发的御主召唤着她的从者:“该出发了。”

评论
热度 ( 12 )

© 十八神隐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