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圈名是十八
唠唠叨叨的过气写手
酷爱拉郎
文章禁止转载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没评论就没更新

【小莫&原创御主】双人旅行(壹)

“我说,master啊,我们这是在哪里啊?”莫德雷德随意地倚靠在一棵树上,铠甲早已解除的她只穿了一件红色的抹胸,尽管英灵向来是不惧寒暑的,但master裹得严严实实,从者却将上半身几乎全部裸露在空气中,这样的事怎么看都有些奇怪,颇有些喜儿和杨白劳的既视感。莫德雷德向来不在意他人看法,可她的御主却意外的有些敏感,尽管已经在夜风中冻成一棵瑟瑟发抖的梅干菜,这位由于不明原因用口罩遮着自己脸的master的还是把自己的风衣脱了下来,强硬地给莫德雷德披了上去:“叫我艾尔薇娅就好了。”

莫德雷德披着尚且带有御主体温的风衣,一脸懵逼:“master你要是冷的话不用管我啊?”然而她的master,现在我们该叫她艾尔薇娅了,尽管冻得牙齿都在打颤,还坚持着给本不需要人类衣物的英灵穿上衣服:“你穿着吧,还有,莫德雷德,叫我艾尔薇娅就好。”

见艾尔薇娅坚持,莫德雷德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默默地接受了来自御主的好意。艾尔薇娅见状,笑的连眼睛都眯成了弯月状:“我们现在是在西西伯利亚,十八世纪的西西伯利亚。”

这可就奇怪了,因为莫德雷德在被召唤时圣杯给她灌输的知识全部都是二十一世纪的知识,而她现在却在十八世纪,而且地点也不对,圣杯明明是在罗马尼亚,召唤她的地点应该是大不列颠,不管怎么说都不是西西伯利亚。

“master你做了什么吗?”莫德雷德试探性的问道,她记得在她被召唤出来结成契约的瞬间,御主似乎又小声地念了一段咒语,随后她们就来到了这里。

“叫我艾尔薇娅,”master似乎很注重称呼的问题,她先是纠正了莫德雷德的称呼,然后才回答起问题来:“因为我用了时空穿梭的魔法啊。”艾尔薇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仿佛时空穿梭这种魔法相当的简单常见人人都会使用。这时候莫德雷德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艾尔薇娅会在初夏的大不列颠把自己裹成冬眠的狗熊,因为她早已计划好了在召唤了莫德雷德契约达成的瞬间用时空穿梭的魔法将自己和从者送去十八世纪严冬的西西伯利亚。正处于冬季,还是严冬的西西伯利亚,穿成这样还没被冻死,多半还是靠着魔术师的一些小手段。

莫德雷德对魔术的手法并不陌生,她的母亲摩根就是一位大名鼎鼎的魔女,还有她父亲亚瑟王的老师梅林,更是以魔术闻名于世。但莫德雷德从未听说过有可以让人回到过去的魔法,也许有,但魔术师向来追求的是根源,很少会想着要回到过去改变过去,更别说改变过去总会造成时空悖论,但凡有些脑子的人都不会妄想着回到过去,除了她那总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王的父亲,莫德雷德成为英灵这么些年,只见过艾尔薇娅这一个会选择回到过去而且还成功了的魔术师。

你要回到过去为什么还要参加圣杯战争召唤英灵啊?纵然是莫德雷德这种以叛逆而闻名的英灵也无法理解她的御主的想法,这大概说明了艾尔薇娅并不是一个叛逆的魔术师,而是一个脑子有坑的魔术师吧。

“因为我只会时空穿梭的魔法啊。”也许是内心戏太丰富了的原因,莫德雷德在无意间将自己内心的吐槽和疑问都说了出来,艾尔薇娅也不觉得受到了冒犯,一本正经地解释着自己的行为:“我想要有一个合得来的旅伴一起旅行,当一个时空旅者,当然,要是旅伴能比较强大,可以顺便保护一下我就更好了。”

我觉得你这种愿望简直幼稚的像是小女孩的过家家。莫德雷德在心中吐槽,然后她吸取了刚刚不小心把心里话全说出来的教训,先开口为强,用一副看脑残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御主:“这种愿望圣杯也会同意?话说你根本就没有参加圣杯战争就这么带走我不会碍事吗?而且发生跑了一个从者这么大的事,圣杯战争还能决出胜者了吗?”

“我怎么知道圣杯为什么会同意?”艾尔薇娅摊手:“我又不是圣杯。而且我已经带走你啦,我查了,圣杯是在十九世纪初被建造出来的,现在是十八世纪,就算圣杯想找我麻烦也没有用。”她一副你乃我何的样子:“至于那些参战的魔术师,我才不用管他们呢。”

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御主兼时空旅者得意的扬起了头,一阵冷风趁机钻进她的衣领,艾尔薇娅打了一个寒战,抬头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家的从者:“我们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吧,莫德雷德,我要被冻死了。”

好吧,莫德雷德扶额,真是个有趣又难搞的御主啊,不过,时空旅者,听起来也挺不错的样子。她抬手,指向太阳正在慢慢升起的东方:“那里似乎有建筑,我们可以过去看看。”

金发的剑士和她的master一起,踏上旅途。


小莫她有辣——————————————————————————么好!可爱死了!顺便艾尔薇娅就是我在fgo里的名字,是的,这是一篇不知道有没有贰的嫖文QWQ

有IOS端的大佬来交换一波YP码吗?

评论(3)
热度(10)
© 优司•想要评论•十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