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半失踪人士

大概是个文手
文章由于个人原因禁止转载
杂食、任性、爬墙很快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全是坑
爱看看不看走

【红玉中心|辛玉】突如其来就结束了的爱情

没啥逻辑的一个短篇,练红玉对辛巴德的感情我觉得其实真的不能算是爱情,只是一种寄托吧,原著里红玉已经好久没出场了,想她

突如其来就结束了的爱情

练红玉在偷偷关注着一个人,一个男人。男人的名字叫辛巴德,是刚刚和煌财团合作的设计师。年纪轻轻就以独立设计师的身份在各大财团中周旋,这个叫辛巴德的男人毫无疑问的有着相当的能力和手段。红玉羡慕着这样的人,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同时拥有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的能力,不像她自己,只能浑浑噩噩任人摆布。

红玉的姓氏是练,这个姓氏代表着她的身份,毕竟煌财团的高层都姓练。可她却不是煌财团的高层,她只是个私生女,被带回练家的唯一用处就是联姻。她的父亲,煌财团现任的掌门人,练红德并没有什么商业上的才能,唯一值得称赞的大概就是他对婚姻关系的利用,娶了死去大哥的遗孀来继承煌财团,和一大堆情妇生下大批子女,将漂亮的女儿教养的知书达理,然后嫁给一些中年丧妻或者离婚的企业家,钻继承法的空子,巧取豪夺,和十五世纪臭名昭彰的教皇亚历山大六世一样。

自己的命运早已定下了,红玉有些悲哀地想,在家族企业中历练两年,不,这不叫历练,这只是贴金。然后她会受到指派,去有意识地接近一些白手起家根基浅薄的中年企业家,他们大多没有子女,丧妻或者和妻子分居,年轻时或许还是有着雄心壮志,到了中年时已经被磨得圆滑,暮气沉沉的同时又渴求着新鲜的血液,比如一个年轻漂亮甚至家境良好的女人。他们会天真的以为能够靠着煌财团的帮助将自己的事业更近一层楼,谁知煌财团的目的本身就是他们引以为傲的事业。他们会以为练家的女儿是倾慕于自己白手起家的豪气与才能,谁知自己被盯上的只有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事业。他们会接触一段时间,然后用一种像电视剧一样烂俗的方式求婚,再举办一个貌似盛大的婚礼,接受所有人虚情假意的祝福,婚后不久就在娇妻的劝说下将自己辛苦发展出的企业并入煌财团,接受煌财团派来的顾问和管理人员,然后被慢慢架空,最后一定会死于心脏病突发或者脑溢血,所有遗产由妻子接手。

然后这些可怜的丧夫的练家女儿会悲痛欲绝,好久以后才会重新出现,可能还会有不知情的青年俊才会去安慰这些年轻美貌的寡妇,这样还能给煌财团带来新的收获。

总之,一切都已经定下了,一切都是为了煌财团,为了练家,这没什么。姐姐们都是这样的,红玉安慰着自己,练家给了自己良好的生活环境,给了自己受教育的机会,她也只能这样来回报练家,回报煌财团,这是她唯一能做的。

可还是有些不甘心。红玉坐在办公室里,偷偷从窗口看着辛巴德走出煌财团的办公楼。年轻的设计师留着紫色的长发,说他年轻其实也算不上多年轻,三十岁出头的年纪,赶在青春的尾巴上,沉稳的同时有着年少轻狂的残余,自由而强大,自信自傲到耀眼。红玉看着辛巴德,觉得打心底里的艳慕。她也想成为这样的人,不靠家族势力,自由自在,把命运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可是她同时也明白,自己绝对不会被安排了和辛巴德接触,这样的男人并不是那种会被软香温玉消磨了意志的人,就算年岁见长也不会成为像她姐夫们那样的天真的蠢蛋,他和煌财团合作,和雷姆财团合作,在各方势力中游走,建立了属于他个人的工作室辛德利亚,甚至从萨桑从伊姆查克从好几个试图收服他的小财团那里挖走了对方的中坚力量,有这样的手段,煌财团贸然和他接触只会吃亏,红炎兄长不会这样做。

红玉没有能够负责煌和辛巴德的交接,不过她本来也不可能被委派上这么重要的任务,作为一个来镀金的联姻棋子,她的工作就只是给红炎兄长红明兄长红霸兄长当秘书,端茶倒水收拾文件,作用大概比办公室里的自动扫地机还低。

所以会看上自己这样的人,觉得跟着自己就能够升职,小黄夏文也是挺傻的呢。红玉看着眼前的热咖啡,半糖的卡布奇诺,她最喜欢的口味,温热,喝起来不会烫口,真是贴心啊,小黄夏文,但我这里可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啊。她无聊地绕着自己的头发,动作有些不经意的妩媚,就连这样的动作也是被训练过了的,她有些悲哀的想,所以我为什么会奢望我以后会有幸福美满的生活呢?提线人偶不需要幸福啊。

练红玉此生做过对命运最大的挣扎,大概就是在帮红炎兄长收拾即将交给辛巴德的合作条约中夹了一张背面印着自己唇印的白纸。仅此而已了,她对自己说,停止你的幻想吧。

一个月后,她听说自己的姐姐练白瑛和辛巴德交往了。

评论
热度(9)
© 十八•半失踪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