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想改名叫二十

大概是个文手
文章由于个人原因禁止转载
杂食、任性、爬墙很快
三观不正
更新随缘
玻璃心的发刀星人
全是坑
唠唠叨叨把老福特当微博用
爱看看不看走

【扉泉】开夜谈会前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会知道什么惊人的消息

一个摸鱼,我不知道我都写了什么玩意,大概是傻了吧

这是一个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夜晚。
泉奈和扉间普通的睡在一起。
我知道的,读者老爷们现在一定在想,为什么他们两个众所周知的死敌会睡在一起,而且都睡在一起了,怎么还普通了。
这就展现出了你们肮脏龌龊的内心,两个人,两个男人,为什么不能盖着棉被纯聊天呢?
所以我必须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告诉你们,他们两个,真的是在盖着棉被纯聊天,真的。同时,我必须说明,我所发表的言论均是出于我独立自主的个人意识,和某个发型酷似圣诞树的先生正拿着苦无指着我的脖子一点关系也没有。
下面摘录部分他们的聊天记录:
宇智波泉奈(下面简称奈):说起来,扉间你有过喜欢的人吗?
千手扉间(下面简称扉):以前有过,现在没有了。
奈:哦?说来听听?
扉:大概就是当初年少无知受人蒙骗被一张人畜无害的脸骗过去了结果错付真心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奈:听起来挺惨的。
扉:是吗?我觉得还好,至少我及时发现了对方的真面目,没有失心又失身。
奈:等下,失身是什么情况?你一个大男人还能失身?
扉:啊,这就是一个比方而已。况且我当初差点就和对方私定终身了,这不算失身吗?
奈:……算。但你这个故事让我觉得很有即视感。
扉:你想嘲笑就直说,不用抹角拐弯的。
奈:我先确认一下,你一直用对方来形容,那个人是男的?
扉:……你怎么知道?不过他长的很好看,还留了长发,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女生。
奈:发生的时间地点呢?
扉:大概是我四五岁的时候吧,我那时候才刚刚开始出任务,领了个在花街的潜伏任务,在那里当小叫花。
奈:然后对方是个游女?
扉:不是游女,是哪个大夫手下的侍童,好像还是个花魁预备役吧。
奈:我觉得我必须纠正你一个错误的观点,如果是男娼,应该叫色子,所以那人应该是色子预备役。
扉:也许是这样,毕竟我已经有些记不清当时的事情了。
奈:没关系,我来告诉你我以前喜欢过的家伙好了。
扉:这么主动就说了?你可别是编了个故事唬我,我对你以前喜欢过谁不是很在意的。
奈:我以前喜欢的家伙,家境贫寒,以在吉原乞讨为生,不过长的很可爱,眼睛很大很漂亮。
扉:然后呢?你怎么也用家伙来形容,不会也是个男的吧?
奈:你猜到了啊?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女孩子,穿男装只是为了防止被吉原里常有的喝醉酒的男人们非礼。我那时候在做任务,给一个色子当侍童,我还想着等我任务做完了就拐他回宇智波当我的童养媳呢。
扉:拐这个词深刻反映了你邪恶的内心,顺便一提,拐卖儿童是犯法的。
奈:然后我发现他是男孩子,觉得被欺骗了感情,就没去找他了。
扉:你还好,是你自己发现了真相,我是莫名其妙被放了鸽子,偷偷去找他才发现他是男孩子,还意图把我卖给那里的妈妈桑。
奈:所以你就不觉得我的故事有些耳熟吗?
扉:我就知道!你果然又是编故事骗我吗?
奈:不是,我是想说,我那个没拐回去的童养媳,发色是很少见的白色的。
扉:……
奈:所以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吗?
扉:我以前有过一个喜欢的人。
奈:现在呢?
扉:现在还喜欢。
然后他们就睡觉了,是真的睡觉了!不是做爱了!拜托了信我!信我!
另外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宇智波斑先生表示,他拒绝接受白毛的弟媳。

评论(9)
热度(61)
© 十八想改名叫二十 | Powered by LOFTER